罕见的特斯拉首席设计师访谈!回忆起15年的经验,我还透露了下一辆车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作者 | 瓦砾村夫

编辑 | 晓寒

近日,美国CNBC电视台在洛杉矶的彼得森汽车博物馆对弗朗茨·冯·霍尔茨豪森进行了一次罕见的采访,并于12月1日播出。

弗朗茨是特斯拉Model S/3/X/Y,Cybertruck电动皮卡,Semi电动半挂卡车和第二代Roadster的首席设计师。自2008年以来,弗朗茨·冯·霍尔茨豪森一直是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在加入特斯拉之前,他曾在马自达,通用汽车和大众汽车从事设计工作。

他向CNBC讲述了有埃隆·马斯克作为老板的感觉,在电动皮卡发布会上砸碎车窗玻璃的幕后故事,特斯拉Semi电动半挂卡车的设计工作,以及汽车设计的下一步。

当被问及他最喜欢的特斯拉设计时,弗朗茨说:“最喜欢的,是即将到来的那个设计,对此,我还无法谈论”。

访谈全长约17分钟,本文字数约5千。

一、工作于不同的汽车公司 对马斯克评价很高

弗朗茨:嗨,我是弗朗茨·冯·霍尔茨豪森。我一直在为特斯拉做设计,已经大约15年了。

我进入汽车设计领域,实际上是通过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名设计师。

我听说,在洛杉矶有一所很好的学校,叫艺术中心,并在大众汽车和奥迪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然后,多年来一直在不同的公司工作,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埃隆的电话。

当时我在马自达工作,我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大约三年半。我们正在做一些激动人心的项目,但我也感觉,马自达并没有真正专注于可持续能源。

我一直读到关于这家小汽车公司的故事,他们使用电池,把电池安装在车里。我记得我是在《Popular Science》或其他杂志中读到的。我的确很感兴趣,然后通过一个朋友与埃隆取得了联系,我们进行了一次非常棒的谈话。

我去SpaceX见了他,他当时的工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时是2008年中,特斯拉和SpaceX都还处于起步阶段,才刚刚开始,但我觉得,这家公司和这个家伙,都非常专注于可持续能源。他们努力在做一些其他汽车公司没做过的事情,百分之百的纯电动汽车。

马斯克和弗朗茨

是的,我们联系上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周围的这些历史了。

CNBC:有埃隆·马斯克这样的老板,是什么感觉?

弗朗茨:埃隆是一个很棒的老板,他总是在打破藩篱,推动极限;总是让我们尽可能地保持激进,从不接受现状;总是努力多付出一些努力,以确保完美。

他非常关心客户的看法,客户与产品之间关系,他们会有什么样的体验。他非常关心这些问题,因此,我们也总是关心和关注这些问题。

如我所说,他总是在推动着我们,让团队的每个人都做到最好。

CNBC:有没有什么时候,你们俩会在设计元素上产生分歧?有什么故事浮现在你脑海中吗?

弗朗茨:我们约定过可以产生分歧,但最终他是老板。

二、电动皮卡形式追随功能 Semi从司机用户需求出发

CNBC:谈谈电动皮卡的设计吧,这个设计是如何形成的?

弗朗茨:电动皮卡,是那些罕见的,某种意义上“形式追随功能”的时刻之一。很多时候,形式的优先级高于功能,特别是在汽车界,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真的很困难。

但电动皮卡的诞生,确实是源于一种不同生产方式的想法,一种“坚固在外”的材料。我们的确想把不锈钢作为材料,这样,车辆最坚固的部分就在表面,而不是脆弱的油漆。对于卡车来说,它就像瑞士军刀,需要在任何情况下使用,必须得坚固。

不锈钢材料,是真的很难成型,特别是当你让它具备防弹功能,或者变得更厚,能承受冲击而不被损坏。

我们探索了不少新的生产加工方法,你只能从一个方向对其进行成型。由于我们采用的不锈钢的厚度,因此无法做出复合曲线之类的效果。这最终引导我们获得了一个极其朴素,极其简单的设计。

而这也是一个机会,打破过去60或70年来,皮卡的设计范式,它们的设计都一样,三箱形。

我们认为,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看,在滑动车顶上增加一个后盖板有所帮助。奇怪的是,虽然看起来可能并非如此,但电动皮卡是一款在空气动力学上令人叫绝的汽车。

电动皮卡目前为止的预定量已超过150万台辆

CNBC:我很好奇,你有没有一个最喜欢的设计,最喜欢的功能,你最自豪的产品?

弗朗茨:最喜欢的,是即将到来的那个设计,对此,我还无法谈论…

我对电动皮卡感到非常兴奋。在一个非常正常的领域里,这款车有机会成为非常激进的产品。我期待着这种变化,期待看到它们跑在街上的样子。

它的功能很神奇,不仅仅是外观,它的功能也与竞品相当甚至胜出。我认为,人们会以我们预料不到的方式来使用它,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砸车窗的这件事,绝对不是我们所期望的。上台之前,我一直在后台,向窗户扔了好几次球,没砸碎。我们展示了视频来证明这一点,但(砸碎车窗的)那一刻,我的心也有点碎了。

但最终,那实际上成为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时刻。事后当我与观众们交谈时,他们说,就应该这样,对吧?嗯,至少球没有穿过车窗,打死人之类的。

它很快就成了一个梗。我感觉,这个梗帮助电动皮卡赢得了大量人群的喜爱。

2019年11月特斯拉电动皮卡的发布会上马斯克对玻璃被砸坏做出解释

CNBC:生产版本的电动皮卡和你身后的这一辆有什么不同?还有,是什么原因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让它走下生产线?

弗朗茨:电动皮卡有大量的新元素。当我们新发明一个产品时,有时我们必须经历这些过程,才能证明它。我们获得了一个这样的想法,生产一款骨架外露的车辆可能可行。我们一直在利用这段时间,确保它切实可行。

(生产版本的)电动皮卡看起来就会和我们后面那辆一样,也许稍微小一点,小几个百分点,但总的来说,这就是电动皮卡的样子。

我记得,当我刚加入特斯拉的时候,能在城里开车时看到好几辆特斯拉,就是个很棒的时刻了。而现在,不管去任何地方,都很难不看到挺多特斯拉。很高兴能看到特斯拉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看到它如何改变这个行业,看到它真正推动了“电动汽车可以胜过内燃机汽车”这个想法。

而电动皮卡将会把这个故事继续下去。

CNBC:有些人讨厌电动皮卡的设计,而另一些人则喜欢它。你感受如何,这是这款产品背后的想法吗?

弗朗茨:不是背后的想法。我认为,这也是因为要让形式追随功能,并创造一款与众不同的产品,抓住机会,大胆尝试,但仍然保证安全和实用性,并且符合皮卡的所有特性。

你没有理由不改变配方,特斯拉有很多独特的功能,比如说门把手。

CNBC:为什么特斯拉决定在这样的小功能上突破藩篱?

弗朗茨:这其中的一些小功能,比如门把手,的确是很棒的第一接触点。当你接近汽车时,门把手正在迎接你的到来。当你靠近它的时候,门把手会以神奇的方式出现,并给你第一次握手的机会。

这的确给汽车带来了一点拟人化的感觉,让它拥有了一点点人性,让你感觉不只是踏入了一台冰冷的机器。这是一个让人温暖的姿态。而且门把手没有露出在车辆的侧面,这也非常符合空气动力学,我们结合了所有这些因素。

特斯拉并不拘泥于过去的做法,我们一直在尝试突破藩篱,并承诺交付有趣的产品,令人愉快的,你愿意拥有,并想要分享给朋友们的产品。

CNBC:我对Semi很好奇,这是你第一次设计半挂式卡车吗?

弗朗茨:是的,我们真正深入了解了,成为一名司机用户的意义,如何设计路线,如何使用卡车。

但不了解这些信息也并没有阻止我们。事实上,从一张白纸开始设计,是相当自由的。通过采用与现存完全不同的设计选项包,我们能够提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最终方案,一个对于司机和产品使用者来说,更好的方案。

驾驶舱内部空间大得多,视野也好得多。我们把我们的安全系统也包含在其中,包括autopilot。没有汽柴油味,没有震动,对司机来说,这是一个更好的整体工作空间。

Semi官图

CNBC: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弗朗茨:我的灵感来自于任何地方,比如从飞机的舷窗看出去;或者,我曾经经常骑自行车,骑行在路上,清空大脑,让更多的想法出现;比如和我的孩子们一起跑来跑去。

灵感的确来自于任何地方,无法限定,也不能期望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或时刻获得灵感。只是需要保持意识,睁大眼睛,张开耳朵,保持吸收。

CNBC:在你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有没有一款你喜欢的车,启发你的灵感的车,你最喜欢的车?

弗朗茨:我最喜欢的车,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车,是一辆62年的法拉利250 GTO,它很典型,它是一辆疯狂的车。但我也是这个楔形车时代的忠粉,早期的兰博基尼Countach,还有那种平底跑车,这些一直都是我墙上的海报。

我现在开的是一辆Model S Plaid,这是一辆不可思议的车。它可以说是我们生产的最好的车,是路上最快的车,任何时候,你的车都比别人都快。但它很安全,可以装得下我的家人,我也可以把自行车放进去。是的,它是一辆很棒的全能型汽车。

从2008年,我们设计的初始阶段开始,今天,它在路上看起来仍然很现代,很有新鲜感。

CNBC:我很好奇,设计电动汽车,与汽油车相比,有什么不同?

弗朗茨:设计电动汽车是… 特别是基于我们车辆设计的架构:电池组在底板上,驱动单元在前后车轮之间。它确实做到了,让滑板平台之上的空间都成为了人的空间,我们为人们而设计的空间。在你面前,不再会有一大坨金属,或者是车辆中间的传输管道和排气管。

一大片开放空间,我们有很多可以交还给客户的机会,交还给车主的车内空间。有一个前行李箱,有一款七座的Model S,因为我们没有那些传统的内燃机汽车所需的零部件。

对于一个自诞生以来,车辆架构就没怎么发生过变化的行业来说,Semi是一个相当激进的实现。通过移除车辆前面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我们可以把司机放在中间,以获得最佳的控制视野。我们可以把他的座位前移得非常远,并围绕司机搭建一个真正水滴形的驾驶舱,以带来神奇的空气动力学效率。这一设计带来了很大的自由度。

Semi电动卡车的驾驶室

同时,目前的汽车有四个轮子,它们需要载人,需要保证安全。有很多我们必须要克服的挑战,让汽车的风格看起来很漂亮,而不让它们过于被条条框框束缚。这也是我们一直面临的挑战之一。

设计一辆汽车,可以很快的在你的脑海中发生。电动皮卡其实源于一张快速画成的草图,想法就出现了。而ModelS,Model3,这些车需要更长的时间的发展,并努力从汽车中抽取出运动姿态,给人高效率的感觉。

我们经常使用高效率这个词,我们努力围绕效率这个概念进行设计。

灵感可以来自任何地方,你可以很快把灵感变成一个想法,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从想法变成生产版本的汽车。我们正在努力争取在两年内实现这一目标。

我认为,未来的交通将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我感觉我们正处于这种变化的边缘。随着自动驾驶的出现,随着自动驾驶车辆成为常态,你不再需要亲自开车去往目的地,也不再需要成为车辆的司机,车辆会自动载着你。

我认为,改变的是我们使用车辆的方式,我们运载自己的方式。对于这一点,我们在飞机和航空旅行中已经很习惯了,还有火车,在某种程度上,公共汽车也是。但我认为,下一步就是汽车。我认为,自动驾驶将真正从根本上改变汽车的形式,它的内部空间如何使用,也可能包括身为车主的体验。

我曾为全球各地不少制造商工作过,我认为特斯拉是独一无二的,它百分百押注可持续能源,没有缓冲,没有备选计划,我们完全靠自己生产的产品来决定命运。

埃隆有强大的驱动力,我们紧跟其后,我们都相信这个使命。当你看到,我们能够在短短几年内对一个多年来没有变化的行业产生影响时,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回报,是一种激励,这让我们继续前进。因为我们还有更多想做的事,我们需要更快地做出改变,以帮助拯救我们的地球。

三、团队的努力配合 有动力就去放手做

CNBC:你对你的作品在博物馆里展出有什么感受?

弗朗茨:这并不都是我的作品,我只代表了这里完整拼图的一小部分。这是对特斯拉团队的一次奇妙的关注,很高兴能看到有艺术品,我们工作室成员的代表,工程工作,生产制造,所有这些都集中在这个地方。

我参与了这里的不少项目,很高兴看到,这一切都集中在一起。

这也是一次很好的回忆之旅,当你专注于下一个任务的时候,有时,你会忘记回顾你一路走来所取得的成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展示特斯拉在过去15年里所取得的成就。

CNBC:你对年轻设计师,特别是汽车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弗朗茨: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知道可以成为一名汽车设计师时,那感觉就像成为一名宇航员。

你听到过这些想法,比如追逐你的梦想,去实现它,但在那种情况下,你肯定会这么选择。能有机会参与进来,并学习这门手艺,进入一些很棒的可以真正教给你东西的学校,把你放在一个可以参与到这些制造商的工作的角色上。

如果你有动力去做,就去做吧,因为这件事是极具回报,极其有趣的。极具回报是说,看到人们愿意把他们辛苦赚来的钱花在你所创造的产品上,并从中获得快乐和满足,这就是最棒的感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