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国高铁总设计师受贿4700万元,被判死刑,当庭含泪悔罪

1982年,26岁的张曙光以优异的成绩踏出校门,信心满满,立志要为国家发展发光发热,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等到51岁时,张曙光已经是中国高铁项目领头人,国内铁路行业权威,众多高铁项目必须经他手才能落成建设,一时间风头无两。

然而在2014年,张曙光曾经的辉煌一扫而空,因贪污受贿被逮捕,所有的梦想与贡献都付之东流,人生之路只剩铁窗相伴。

这个曾经的有志青年,曾经的“中国高铁第一人”,如今贪腐之名缠身,庭审现场忏悔落泪。

那么,张曙光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到底是什么让他沉迷在腐化堕落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让我们一起回顾过往,看看这个巨贪的罪与罚。

不甘只做孺子牛

张曙光,在1956年的中国,这个名字再普通不过,在一个普通的家庭,过普通人的生活,一切的中心点就是父亲的工作,工作地在哪家就在哪。

与那时大多数孩子一样,张曙光也怀揣一颗奋进的红心,从小学习成绩不错,家里也算条件可以,一直读书到26岁。

他才正式从兰州铁道学院毕业,按照当时的政策,这样的学生可以分配工作,于是张曙光正式投身到了他奋斗一生的铁路事业中来。

上海铁路局蚌埠分局蚌埠段是张曙光事业的起点,而这里恐怕也是他一生之中最为勤勉,最为安心的时间段。

一上来就扎根铁路基层,张曙光这个铁路专业的学生专业能力自不必说,工作态度也是积极踏实,然而却没有多少升迁的机会。

在蚌埠分局工作了近十年,张曙光也不过是一个副段长,他本就不是一个甘于平凡、乐于奉献的无私之人,如此形势怎会不想办法。

好在张曙光有不错的条件,年轻时长得高大帅气,又是工作方面的专家能手,在各个方面自然也还是吃得开的,正是在这段时间,王兴与张曙光走到了一起。

要说这王兴本身条件并不算出众,或许不是年轻帅气张曙光喜欢的类型,可是这个小四岁的师妹对他情有独钟,父亲也是铁道部重要人物。

这让张曙光很难拒绝,于是二人很快结合,组建起了自己的小家庭,本来生活还算美满幸福,小日子过得也不错。

可长期得不到升迁,还是让张曙光心中有些许不满,此时王兴这张底牌就发挥了作用,有了她的家庭背景,张曙光获得了新的跳板。

获得了“贤内助”的帮助,本就工作业绩不错的张曙光很快得到调动的机会,从上海蚌埠分局平调到了铁道部,虽然只是科级小干部,却也成为了中央的人。

在这里,张曙光依靠自身出色的业务能力,成为了机车车辆局验收室的一名管理工程师,眼看有了奔头,张曙光又一次干劲十足。

此时的张曙光30岁出头,正是人生中最为黄金的干事时期,在这个中央铁道部的平台上,他得以发挥自身的能力。

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加上常年基层工作中积累的丰富经验,让他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虽然老岳父没有给予他很多帮助。

可是他的工作能力摆在那里,几乎每一次的考评,张曙光的评价中都少不了责任心强,工作能力出色,乐于奉献等名词。

这让张曙光在不断地升迁发展,开始从一名普通的工程师,逐渐向一些握有实权的领导岗位发展,而这也成了张曙光心态变化的开端。

权力的滋味真好

凭借着出色的能力,加上若有若无的铁道部背景,张曙光的升迁之路变得顺畅起来,在铁道机车车辆局验收室干了一段时间,张曙光的仕途就改变了方向。

在验收室已经呆了两年多,工作能力办事水平已经得到了一众领导的认可与赏识,此时张曙光已经又在蠢蠢欲动,只差一个推力。

这个时机很快开始向他招手,车辆局下属的单位中有一个客车处,主管着全国的客车运输,是一个真正的实权部门。

要知道,那时候中国的铁路网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密集发达,人们出行更多的还是需要依赖客车,这样一个管理客车运输的部门也就成了香饽饽。

这是所有人都十分清楚,每个人都在盯着这个部门的缺口,张曙光自然也不会例外。

1994年初,听说客车处有一个副处长的缺口,张曙光感觉是个绝佳的机会,于是向领导申请调任客车处,去做一些“实事”。

对于领导来说,这样一位能力出众,又靠山过硬的下属自然是需要培养的,于是调令很快签发,张曙光正式成为一名实权干部。

不出所料,张曙光的能力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发挥,业务工作也好,上下级关系也好,都被他处理得有条有理,事业上顺风顺水。

到了1998年,张曙光已经成为了客车处的处长,真正掌握了一个部门的权力,成为了说一不二的人物,而这也成了他人生转变的重要开端。

就是在这里,张曙光迎来了人生第一个辉煌,工作上引领众人,受到一众下属的尊重,得到上级领导的赏识。

外面受他管理的单位更是对他“敬爱”有加,明里暗里地孝敬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对于已经飘飘然的张曙光来说,这样的诱惑很难抵挡。

很快,他就沉沦在了糖衣炮弹之中,可此时的他还算不得什么大人物,难以驾驭这突如其来的好事,问题也就接踵而至了。

就在客车处一把手的位置,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张曙光的脑子就已经开始发热,才不过任职一年,妻子王兴就已经可以到洛杉矶贷款买房。

贪婪之心一旦打开,那就很难容下太多东西,很快张曙光的劣迹就暴露出来,不少受他管理的单位开始表达不满,索要好处已经人所共知。

不久之后的2001年,铁道部接到了张曙光被人具备收受好处费30万的匿名举报,调查工作随即展开,可是最终却还是因为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当然,张曙光已经不能再在这呆了,需要换一个地方冷处理一段时间,于是沈阳铁路局成为了他的新去处,张曙光成为了这里的局长助理。

从中央到地方,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开始张曙光并不能从中吸取多少教训,因为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到从前的样子。

他已经见识到了权力的滋味,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不能抵御的诱惑,更何况已经尝到了不少甜头的张曙光。

在客车处处长任上,不仅仅是有人向他行贿,张曙光自己也借机与妻子演起了双簧。

王兴负责成立公司,张曙光负责批准物资采购,“夫妻店”开得如火如荼,一个处长就可以让自己赚到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这怎么可能不让人兴奋,这一次的打击是有点大,可对于张曙光来说也是一个警告,他必须要更加小心,仅此而已。

当然,张曙光能做的只有蛰伏,毕竟自己在铁道部已经打下了深厚的根基,他相信自己总会有机会重现来过,到时必然不会再这样“不小心”。

卷土重来,胃大如牛

正如张曙光所料,机会总会到来,而且就在不久的将来,他的贵人很快就出现了,那就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

这是赏识张曙光的铁道部领导之一,早在他任客车处副处长时,这位当时的铁道部副部长就主管客车处,是自己的直属上司。

或许,当初下放沈阳铁路局就是这位部长对他的爱护,2003年,刘志军成为铁道部一把手,干将张曙光自然不能放下,从沈阳到北京的铁路局,张曙光虽没有直接入铁道部,却实打实的回到了中央。

有了靠山张曙光今非昔比,果然,没过多久,这位北京铁路局的副局长摇身一变就成了铁道部装备部副部长兼高速办副主任,成为中国发展高铁事业的主要领导人。

彼时中国的高铁事业尚处于发展初期,铁路高速化还只是概念性的东西,直到前一年的秦沈客运专线竣工运营,中国才真正步入高速铁路时代。

工作方面张曙光确实干得还算不错,高铁从起步到发展成为遍布全国,“八纵八横”地高速铁路网,张曙光功不可没。

连升数级,调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兼任副总工程师的张曙光,全面负责中国高铁的发展,国外先进技术的引入是他主抓负责的,高铁动力理论也成了他的强项。

与外资公司谈判合作、高铁建设等工作,哪一项都少不了张曙光的身影,全员共同的努力让中国高铁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代,眼看中国高铁已经步入世界顶尖行列。

张曙光也因为主管此事获得了“中国高铁第一人的称号”,各种表彰奖励不断,还得到了国务院特殊津贴,已经飘飘然的张曙光甚至要竞选院士。

这是中国发展的大好时机,也是张曙光这样的专业人才发挥光和热的大好舞台,然而,此时的张曙光却已经悄悄向另一个方向滑落。

他可不想改变自己的目标,工作要做,不过那主要是因为有那种高高在上,予取予求的获得感与满足感,这才是自己需要的。

这个时候张曙光心里已经忘不了那种权力在手的感觉,吃一堑长一智,对于保有权力又不至被举报落马已经有所注意。

妻子王兴已经在他的授意下,带着孩子转投到美国国籍,自己则成了货真价实的裸官,丝毫没有牵挂,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可是他主要的功绩还是对自己,以及自己的“伯乐”刘志军。

这一次的快速升迁,张曙光很清楚是为什么,对于刘志军自然是更加的有求必应,两人沆瀣一气,将铁道部搅得乌烟瘴气。

刘志军好色,张曙光就投其所好,帮忙安排,顺道也给自己安排一番,刘志军爱财,张曙光也有样学样,朋比为奸。

这个时候,张曙光已经是高铁方面的代表人物,很多人都要仰他鼻息,有些时候他的需求根本不需要张口,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很多人就明白了。

就像是他的老朋友,广州中车轨道交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老板杨建宇,自己公司与广深铁路的列车租赁协议到期,眼见续约无望,于是找到了张曙光。

张曙光毫不犹豫,几场饭局下来,很多人就明白了张曙光与杨建宇的关系,于是成都铁路局很上道的与杨建宇组成合作关系。

当然,张曙光的帮忙很是轻松,可是报酬却一点都不低,600多万的人民币就这样成了张曙光的财产。

除了财物,私生活方面张曙光也不愿为难自己,一个叫罗菲的女人成了众人心知肚明的“大嫂”,很多不好直接找张曙光的事情,就有了一条新的线路。

有人安排罗菲旅游,有人安排不需要工作的工资,一切都是为了张曙光手中的权力,而张曙光自然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不论是千万级的大额贿赂,还是几万块的小额孝敬,张曙光从不嫌弃,答应的事情也基本都会兑现,张曙光的名声也越来越大。

无数的钱财主动涌上来,可是事情总会暴露,到了2011年事情已经无法收拾,大靠山刘志军倒台,张曙光也不得不低下了头。

无路可退,追悔莫及

随着调查组的到来,铁道部不再有刘志军的生存空间,张曙光身上的光环也被瞬间击碎,失去了靠山,他也就没有了从前的骄傲。

过去的他,高铁第一人光环环绕,如今,当初奢望成为院士,贿选的丑闻也随着自己倒台浮出水面,一切的功绩在这些面前变得不再光鲜,仿佛他曾经的专业能力也受到了质疑。

过去众多求他办事的人,如今必然会成为指证他的证人,惴惴不安的张曙光选择了坦白从宽,并且想尽一切办法争取减刑。

对于自己被调查出的4700多万受贿钱物供认不讳,还赶紧联系妻子从多年勾结赚取的不义之财中拿出一丝来补齐款项。

对于受贿金额也是费尽心机的狡辩,甚至无耻到将贿选院士的钱辩称为朋友之间的拆借,虽然法律规定难以约束,让他达到了目的,可并不能丝毫减轻他的罪责。

当他将受贿之后还能严格把关,严守高铁的行业标准定义为自身的原则性时,终于还是没有得到法庭支持。

因为他的行为绝不是所谓的没有对国家利益造成损害,而是实打实地带坏了整个公务员队伍,让贪污腐化成为了一种态度,这样的恶劣影响是无法简单衡量的。

所以最终张曙光没能获得自己盼望的减刑,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成为法律对他的惩罚。

这一切都是因为权力的侵蚀,让这个曾经的专业强人成为追逐名利的腐化堕落之辈,最终害人害己,追悔莫及。

编辑:骆驼

责编:林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