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灵芝独家专访:设计师们,不要轻轻走进那个习惯性的夜晚

刘凌志

德国魏玛Bauhaus建筑大学|建筑学

萧氏设计|合伙人

全筑股份|原设计三所所长

上海设计师高尔夫球队|副队长

上海贝古(CML)装饰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

上海艾斯爱贝节能环保设备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

设计师刘凌志并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著名设计师”,如果在百度上单单搜索他的姓名,首先跳出的是一位同名影视演员,即便加上身份定语,“设计师刘凌志”在网络世界,依然低调得不像话——比起他的学习背景、他的工作履历,他的合伙人、他的见识、思维与谈吐而言,百度欠他一个百科。

从20多岁开始,刘凌志就表现出独立的思维能力,千禧年后,设计行业盆满钵满飞速前行,工作不久的他决定去德国留学,从德语零基础到去德国读建筑,可想而知多少关卡等待穿越。愉快离职,进修语言,申请学校——很快,德国两家知名院校发来录取通知,有些两难——刘凌志放下给父亲打电话的念头,掏出一张纸,斯图加特与魏玛各占一侧,开始快速罗列各自优势,感性、冲动而浪漫……而后,仅计算数量优势,魏玛包豪斯大学成为了确定的选项,如此理性、冷静、果断。刘凌志身上非常明确而且反复出现的“极性”,由此看来,是某种天赋而非习得。

在包豪斯大学的4年建筑学教育,塑造了他真正独立的设计观和方法论。刘凌志意识到,过去国内设计教育和行业内对“术”的追求,总是细枝末节,无法举一反三。他印象很深,入学包豪斯后的第一个作业是“设计一个亭子”。惯性是什么?惯性是习惯,是思维定势,是不必想就能动手搜索各种亭子的图片,古今中外的,现实的概念的。而把题目念完:“以风的语言设计一个亭子”,刘凌志难住了,将抽象的概念变成具象的空间,无法用惯性来应对,逼迫自己开始学习寻找设计的原点,这个才是撬动后续所有方案、技术、工艺的支点,是设计师真正的价值。所以,虽然在学习中近距离接触了格鲁比乌斯、密斯凡德罗等现代派大师们纷繁的作品,刘凌志依然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学习某个人”,也“不要限定风格”,更“不要就事论事”——连续四年的包豪斯启发式设计教育,至今都让他心怀感恩。学好基本功,做好设计自然水到渠成。妙的是,这种思维方法处处好用,让他受益匪浅。

真正的感恩带来真正的快乐!从德国回来的刘凌志进入全筑第三工作室一做就是十年,伴随全筑一路荣登上海第一家主板上市装饰企业,朱斌董事长给到他成长的舞台和非常深远的影响力,这是他的第二份工作。而出国前支持他去德国深造的正是他的良师益友(第一任老板)国内室内设计行业大名鼎鼎的萧爱彬老师,当年亲自从法国绕道德国鼓励并资助他,历经数年任历历在目。谈到这两位,刘凌志说他们是人生中最感恩的三分之二,另外三分之一,是父亲。在说话间,刘凌志有两个高频词引人注意,首当其冲就是“感恩”,正如他说设计师与作品之间,是创造与被创造的关系,设计师的内在是什么,给出去的就是什么。所以,一个内在充满感恩而柔软的设计师刘凌志,他的设计表现如何?

工作经历让刘凌志不缺大项目,而他却更关注朋友们参与“梦改”为低预算的普通人做设计,富裕阶层,既不缺空间,甚至可以浪费空间,也不缺预算来实现更好生活环境。为大多数人服务,用设计回馈行业与社会,是刘凌志的追求——倒是与包豪斯的精神,与他的信仰不谋而合——这些年,刘凌志着力于与合作伙伴共同研发“全空气系统”,希望为人们带来低成本、内外兼修、健康的生活空间,在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而体现在一个单体设计项目上,他也参与入股的一家餐厅,则可以充分表达他的理念。

上海的人民广场寸土寸金,餐饮行业的投资人来考察这家餐厅,纷纷惊呼刘凌志的设计非同寻常。1700平米的餐厅,刘凌志规划出200平米的共享空间——用他的话说,做一个上海滩最好的“等候区”。原创的音乐,国内一流的电音音乐人驻场——纷纷向专业音乐pub看齐。舍得为等候区斥巨资,是刘凌志日常的观察,不能因为生意兴隆做不过来,商家就可以傲慢,人人都需要被尊重,让等待也成为一种美妙体验,是对顾客的感恩。在这间餐厅的设计中,刘凌志时时刻刻在换位思考,有时候是甲方(餐厅股东)、有时候是乙方(设计师),更常见,是换位成丙方(消费者)——于是,不出意外,餐厅成为城中热店,深受明星、商务人士、吃货潮人们的好评。

善良有爱的内在,让他的设计,他的世界充满温度。谈起少见愿意出镜拍摄菲林格尔101周年概念大片,他也用“感恩”来一言概之。菲林格尔,在他心中,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的进口建材品牌,在二十年前,实现设计比现在困难得多,能选的品牌并不多,而一个德国品牌,在他看来和德国人一样,可靠而不花哨,上进但不冒进。时隔多年,重新看待101岁的菲林格尔,仿佛在德国森林的风中相遇过,有了一种老朋友见面的熟稔,又能一起碰撞出更多有趣的火花来。

正如他说:“不要因循守旧,不要甘于现状,不要温和地走进惯性的黑夜”——刘凌志的第二个高频词是“不要”。如果分析他的语言表达,你会清晰地知道,他的所有“不要”都是自我要求,是底线而不是让别人做什么。在他看来,设计师不只是局限于解决视觉效果的角色,更多需要安静独处,向内看。他的“极性”再次出现,他是周到照顾朋友的那位社牛,又是极其喜静笃思的“社恐”,仿佛矛盾,其实融合。反而非黑即白,是有些幼稚了。从德国走回来的他,有德国包豪斯的浓重印记,却最爱开放的巴塞罗那,最爱不羁的安东尼奥·高迪与他创造的惊叹——让人万分惊讶于他再次游走在两极之间。

刘凌志很兴奋地说出了他的哲思:“真相是在秩序中的无序,而不是无序中的秩序“。当我们不再用二分法来看待世界,刘凌志微信名称自己为half designer就不是自谦,而是一种恰如其分的无限可能了。half what?值得一再期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