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观察|设计师和乡村如何“双向走”?

俯瞰龙峰村

夏日傍晚6点钟,太阳依旧热辣。江苏省溧阳市上兴镇龙峰村,陶村村第一书记郭芒结束了一天的走访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同事的报喜电话:“郭书记,第九批次江苏省特色田园乡村名单公布了,咱们牛头山特色田园项目上榜了。”

这是郭芒在上兴镇龙峰村当驻村设计师的第二个年头,虽然他还不能完全听懂当地方言,但这不妨碍他与村民建立感情。郭芒说,龙峰村有龙峰书院遗址,曾是新四军熊应堂部战斗过的地方,受上兴镇党委政府委托,从2021年3月开始驻村设计牛头山特色田园项目,将一个蓝莓村带上文旅融合发展之路。

2020年10月,江苏省开展“共绘苏乡·规划师下乡”活动,近千名规划师、设计师下沉到田间地头,做出了一批带着泥土芬芳的乡村规划。在全国范围,除自然资源部要求探索推进责任规划师(社区规划师、乡村规划师)制度外,不少省市自治区以及很多地市也纷纷建立了自己的驻村设计师队伍。

记者注意到,村民意愿善变,是村庄建设中普遍会遇到的问题。不少设计师表示,“千金难买我愿意”,村民意愿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必须在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进行规划设计,毕竟村民是主体也是受益者。

江苏省江阴市一个村启动乡村改造,打造新时代江南水乡。规划方案分3期,方案公布后村民并不反对。2020年建设开始后,涉及到老房整治,有的村民不同意了。村里出台政策,对放弃宅基地的人,可以置换村集体经济股权,但有些房主不同意。村里和设计师只好调整方案,愿意拆的拆,不愿意拆的不拆,设计师根据拆与不拆的房屋现状再调整方案。直到最近,该村还有十几户没拆。当地村干部说:“不拆了,新旧结合也好。”

建设好乡村,需要政府、资本、村委、村民找准各自定位,心往一处想,才能劲往一处,而许多村民对新村庄规划建设的认识程度不高,配合度也就不够。事实表明,乡村规划中遇到谈不拢的,先不动它,转而把公共空间做好,以时间换空间,让村民通过所见即所得受到影响,留时间给他们。“等待村民态度转变的时间,少则半年,多则四五年,不宜强迫。”从事乡村规划设计多年的江苏省规划设计集团城乡院公司党总支书记、副总经理闾海说。目前,该公司已派出200多名青年设计师下乡进村。

“千金难买愿意”既然是一种事实,那就须尊重。无锡滨湖区马山一带农村,有9个村2000多户农户,政府打算翻新改造,有关决策部门表示要在2年内全部弄完。闾海劝相关决策部门,好事不能急办,“虽然政府愿意花钱,去做村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此外还要补偿农户腾房多出来的面积,但农户也要投入,新房基建+装修共100万左右。做乡村规划与改造,进度有可能上不来,但不能不考虑农民的意愿。”

其实,老百姓支持不支持,和驻村设计师的工作作风有很大关系。郭芒认为,现在大部分村庄设计项目时间短,导致规划师团队对本地历史文化、自然资源没有充分了解,和政府、村民的沟通不到位,容易闭门造车,坐在办公室来规划村庄导致跑偏。规划师和村民是信息不对等的,规划师要善于沟通、学会“妥协”,避开死胡同,找到最优解。

闫利霞从事乡村规划设计工作已经5年。她说:“在山西省大宁县驻村设计时,只要有时间,就会到田间地头,和村民席地而坐,聊历史,聊民俗,这拉近了设计师和村民的距离,也让自己修正了对当地历史传统的理解。在楼底村,村民和建筑师傅对我设计的一扇景观墙难以理解,我就摆下饭菜,和大伙谈到深夜,直到大家都想通。”

江苏省规划设计集团城乡院公司规划二所孙啸松在睢宁县沙集镇担任驻村设计师,和农民同吃同住一年。“村民对村庄设计来说既是受益人,也是纠错人,设计师应全程开放,多用本地匠人,多用本地材料,这也是引导村民参与村庄改造、让乡村更有乡土味的好办法。”

长在田野里的设计,才能接地气、有人气。江苏省丰县大沙河镇规划师下乡工作站站长葛大永说,大沙河镇宗集村要立一个标志牌,村民喜欢大红色,设计师偏向高级灰。与村民商议后,折中采取高级灰上点缀鲜红色。“在果园项目设计中,设计师分成3组,在村头的梨园展开设计比赛,由全体村民来敲定最后方案。我们用这个办法,提高了他们的参与度。”葛大永说,驻村两年得到了村民认可,村民经常送土特产给自己。

在设计中深挖、保留村庄历史文化,是设计师赢得村民支持的最大法宝。闫利霞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萨尔塔木乡库尔米希村利用闲置的旧村委会土房子,建成“守艺工坊”,可以进行展览展销、非遗文创。“旧村委会的土房子里有一堵墙,是这里千年游牧生活方式的一个见证,很多人建议出于安全必须拆掉,但我的想法是要保留好。我找了很多技术支援和改造案例,查询近百年来本区域的地震情况,最终和乡建院的设计师用钢结构加固的方案,在明亮现代的玻璃房中保留了这段裸露的土墙,看上去土土的,摸上去糙糙的,但它记录着村庄的历史和游牧民族的过去。”

此外,村干部的能力水平和眼界,对驻村设计师能否顺利开展工作也很重要。像闾海的老家江苏泰兴市黄桥镇祁巷村,该村的特色是民宿产业,村党组织把村民组织起来统一经营民宿,还配建了“中央厨房”统一供餐。江苏省金湖县有一个村,村里老人去世了留下老宅,老人的儿子在上海工作,村书记和其子谈了多次,最后儿子答应了老宅租给村集体,由村里装修运营,但逢年过节给返乡的他留房住。此外,江苏省溧水等地一些村集体推行“空屋计划”,由村里先谈先收储好闲置的老房,经过规划设计后再交给运营公司去运营,也都是给力的做法。这些,都为设计师顺利推进工作做了很好的铺垫。

乡村设计的素材,应该依托乡村资源,不能硬做。接受采访的驻村设计师告诫,切忌被“水泥思维”主导,破坏乡土社会本质上的“慢节奏”和泥土味,留下一堆草皮公园、假山假景。此外,发展乡村旅游并不是乡村设计与改造的终极目的,毕竟大部分村庄没有发展旅游的条件。

编 辑 | 刘 琼

微信公众号版权说明

如需转载本微信公众号内容:

1.须保持图文完整,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2.完整标注版权及稿件来源、作者;

3.未按此规定转载的,本微信公众号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聚焦三农工作队伍

聚力乡村振兴战略

欢迎投稿

网站投稿:tougao@dxscg.com.cn

报纸投稿:xcgbbtg@163.com

报纸投图:xcgbbtt@163.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