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三年后,看看这10位设计师在Xi的行动和想法(上)

新冠疫情进入第三年,

面对市场的风云,设计行业如何面对?

近期,“第五届西安建筑装饰设计奖”10位形象大使做客朴里——

丁小含 马东东 王俊宝 史晓军 何伟

吴瑞 武登高 敖静 宿允爽 薛冬

听听他们三年来的行与思。

丁小含:

疫情让我重新思考设计该怎么做

“疫情让我们的业务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但正因为疫情,也锻炼了团队的能力。”丁小含说,这几年,甲方大幅削减了预算,但设计要求并没有降低。“如何在费用缩减、设计要求不变甚至更高的背景下,满足客户的需求?我觉得还是要从设计的本质去思考。”

“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

“有时,客户一见我,通常会问‘你擅长什么风格’,我直接说,‘我不擅长谈风格’,对方很惊讶,从业20年了,不擅长风格?我想说的是,不了解生活,空谈风格有什么意义?

我就有个客户,光鞋就有180多双,你首先要了解的这180双鞋的具体情况:有多少双皮鞋、球鞋、高靴、短靴……你还要了解主人的性格、爱好、习惯……在‘180双鞋如何安置’这个问题面前,风格还有意义吗?什么是设计,设计就是为了解决问题。”

“最初预算和最终花费相差比较大,一直是家装市场的‘痛点’,也是我们这几年努力克服的点,就是给客户提供涵盖设计、用材、甚至精准到品牌型号的‘全套私人定制方案’。这需要团队各个部门的努力与配合,客户买到了“省心”,对于我们来说,一套套方案的背后是一次次能力的升级。”

后疫情时代,软装市场的需求更大

对于“后疫情时代”的发展,丁小含判断,消费者对于软装市场的需求会更大。“没有精装房之前,软装只是一个‘补充’,随着‘精装房’的推进,‘软装’作为独立设计门类,其重要性明显增强,比起单品小店,涵盖多种产品的‘软装大店’将会更受青睐;再比如给老旧小区的‘微装’,卧室里铺个砖、阳台上吊个顶……看起来事情很小,但量一大也就成了生意。对于当下,‘活着’就是完成目标,未来一定会生机勃勃。

何伟:

文化自信,设计自信,

多元输出,齐头并进

“疫情让原本铁定的事情搁浅下来,但也为本土的设计师创造了机会。”何伟说,疫情之下,市场变幻很微妙,以往很多甲方更青睐北上广深的设计师,但现在因为疫情、成本、时间等综合原因,会把机会留给本土设计师。

“未来几年,我不会考虑市场细分”

“疫情发生前,有朋友曾劝我,让我做市场细分,集中专注一两个领域,但我认为西安不具备‘市场细分’的条件,一直坚持酒店餐饮空间、文化教育空间、商业住宅空间、展示办公空间四大板块同时推进的发展原则。”

“首先,西安很多项目被外地设计师切走了,给到本土设计师的费用并不高,如果只在一两个领域深耕,会出现疲于应付项目,难以出精品的风险;第二,设计师如果涉及领域过于狭窄,易于形成‘惯性思维模式’,我们平时说话都会有‘口头禅’,如果长期做细分领域,很担心会形成‘惰性思维’或所谓的‘设计方法论’。”

何伟认为,“多元化发展”会促进设计师不断学习、感受和体验,始终保持新鲜感和输出状态,这是不断产生创造和创新的前提。疫情发生后,更加坚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未来几年,会继续坚持“各个板块齐头并进,暂时不考虑市场细分”。

“文化自信,设计自信,是我们的目标”

“疫情的确流失了不少项目,但也会产生意外的机会:原本没有可能参与的项目,我们不仅参与了,还中标了,好和坏都在转换间。”

“客观的讲,和一线城市相比,西安整体的设计力量还是有差距的,但差距不在于设计能力,而是综合运营能力。和其他人口千万级的大城市比如成都、杭州、武汉、重庆相比,‘古城’‘文化’是西安的标签,这两年全国的旅游景点都在做“国潮风”街区的规划设计,这足以证明我们国人对自己文化和国产品牌的自信。所以,下一步,‘文化自信,设计自信’就是我们团队坚定走下去的目标。"

马东东:

联合圈内设计师,打通上下游

“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来自公司内部。”马东东说,疫情刚爆发的2020年,他和很多同行做了很多沟通,觉得与其各自“单打独斗”,不如“抱团取暖”。

“集思共享,设计互联”

“我请圈内设计师来我公司办公,大家形成‘合伙人机制’,并成立针对不同设计板块的事业部,大家共享财务、行政、深化图纸等。‘对外’我们是一个整体,‘对内’事业部负责人都是独立的设计人。”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我觉得在平等、共享的基础上产生的新模式,比之前更具效率,而且我们与拥有30余年历史的雅克设计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成立雅克设计西安分公司,下设室内设计、景观设计、策划三大业务板块,大家在‘生态共同体’下发挥着各自的优势,公司的业务量开始稳步提升。”

康养领域呼唤更专业设计师

疫情发生前,从业十余年的马东东已将康养水疗项目作为主攻:“我们接触的第一个项目是6年前的‘清水湾’,做完了清水湾,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第二年就遇到了一个类似的项目,结果12个竞标团队,我们拿了第一。以后几年,陆续在陕北、甘肃、河南做了一批类似项目。”

“未来,我很看好康养水疗项目的发展。‘温泉综合体酒店’是多业态的综合体,既有连续性又有独立性,设计时要了解各业态的特点、盈利点、痛点以及关联性,所以这个领域呼唤专业设计师。”

今年,马东东还有个打算:“以前温泉酒店是侧翼式的‘顺流’,现在变成满溢式的‘逆流’,这就要求装修工艺去配套和细化,他们有了一些突破,计划申请‘外观专利’和‘实用性新型技术专利’。”

史晓军:

谁能解决“一揽子”问题,谁就拥有市场

“和疫情之前相比,所里增加了8个人,整体业务发展得很平稳。”史晓军说,公司进行了“设计+工程”的业务整合,压缩了一些冗余的流程,拉长了服务的链条,相比之前更具效率。

“解决一揽子问题是这两年的重点工作”

“作为国企,我们有实力去整合更多的资源,同时也更具‘耐受力’,虽然也受到疫情影响,但总的来说,各方面的进展都比较顺利,尤其是公司在承揽业务时,实现EPC方式,采购、施工等一体化招标,不仅降低了不必要的消耗、减少了费用,也为甲方解决了‘一揽子’问题。”

“这两年,‘整合’已经成为工作常态,最多的时候,一个项目整合了规划设计、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室内设计、装配设计、绿建设计等12个不同类别的设计师。”

“项目既需要好设计,也需要好施工,甲方不可能以项目出现重大瑕疵或者问题,来换取所谓经验,他们一定要找到专业的、能解决一系列问题的合作方,谁把‘一揽子’问题做得好,谁就会在市场上占得先机。”

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要早点相遇,遇见越晚,痛苦越多”

“在实际工作中,我们经常会和室内设计师打交道。长期以来,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都是‘背对背’工作,建筑做完了,才交给室内,这样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建筑做好了墙面,但是室内认为不需要,拆掉了;室内做好的设计,需要一定标高,但建筑留的高度不够,创意就无法实现……”

“我一直倡导,做建筑,要有室内的视野;做室内,一定要注意对优秀建筑核心基因的传承,彼此是承接关系,而不是‘你唱你的秦腔,我唱我的豫剧’。所以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一定要早点相见,‘遇见越晚,痛苦越多;越早相见,幸福就来得更早’!”

王俊宝:

让建筑不无聊

理想前行 为作品奋斗

“疫情虽然导致投资信心降低,但它也过滤了一些投机行为,真正做事业的客户一定会寻找更优质的设计师。”王俊宝说,公司这两年的业务总量下降了,但是总体产值却增加了。

“我热爱设计,幼儿园成了我表达思想的出口”

因“棒棒糖理想国”而受到广泛关注的王俊宝,已被贴上了“幼儿园设计师”的标签,但是他设计的项目类型不止于幼儿园,还包括公共建筑、商业地产、装置艺术、养老院、中国最美乡村设计规划等。

王俊宝说,在市场营销学的推动下,行业诞生了“市场细分’的概念,但他觉得这也许是个“伪命题”。“细分背后的逻辑就是‘会拥有更好的市场机会’,但问题是你是否做到了真正的热爱,你的作品是否真正优质?如果没有作品意识,只是把它当个活,所谓‘市场细分’的逻辑就是不成立的。”

“曾经有一个日本摄影家,他只拍孩子,有记者问他,是因为你一直喜欢小孩吗?他说,他热爱摄影,小孩是他的素材。我的感觉和这位摄影家一样,我非常热爱设计,只是幼儿园恰巧成了我表达想法的一个出口。”

“做幼儿园,要把好的思想和世界观赋予在建筑里”

做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就是内心的爱:“你很难保证这个幼儿园不会出现下一个爱因斯坦,下一个莫扎特,下一个乔布斯……一万个孩子就应该有一万种不同的可能性,而不是一万个人有一个人成才,就是好教育,所以做幼儿园,一定要把好的思想和世界观赋予在建筑里。”

“在具体操作中,会用到一些手法,有些偏自然,有些偏科学……成人有时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孩子的空间做到干净、纯粹就好,核心的价值就是真诚和善良。

“疫情会过滤到一些投机行为,所以团队专心扑在单个项目上的时间更长了,反而会促进我们做出更好的作品。今年,迪卡将在广州设立分公司,要招纳更优质的人才,我很期待和更多有梦青年,一起造出更多有梦的地方。”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