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掉你的房子和农场!80后的美丽设计师创造了中国版的“小森林”

80后设计师小丽,22岁在北京经营一家设计工作室,27岁实现经济独立,过了5年“掏空自己”的高强度拼命工作之后,她让自己停了下来。她毅然卖房、关掉工作室,去寻找全新的生活方式和自我。

30岁在云南大理租下10亩(约6000平方米)农田,开始自耕自食的生活。现在,回望过去,38岁的她,觉得卖房做农场是她做的最棒的人生决定!

田野里的小丽

从零开始学习种菜、开拖拉机、干农活,喂养鸡鸭……8年经营,“蛮荒之地”被改造成大理新地标,四时有鲜果,山间有野食,小动物们肆意生长,四季鲜活而浪漫。

井柏然来这里拍杂志,龚琳娜老师是常客,人们被惬意生活吸引,网友称:这不就是中国版的《小森林》。

我们联系上了“农人”小丽,听她讲述属于她的故事。

以下是小丽的自述:

我是小丽,80后设计师,在大理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农场,经营彩虹猎人农场已经8个年头。

农场现在的丝瓜和番茄

十年前,我还是在北京创业的设计师,每天只睡4小时,持续了5年。那个时候的我好像是一个满得要溢出来的瓶子,太满了,所以我暂时离开了北京,去周游世界。

我去了法国、德国、意大利、东南亚以及一些第三世界国家,行至大理双廊边一个客栈时,突然发现,自己安静下来了。在大理呆了一个月后,我毅然决定回北京卖掉房子、辞职。

我在大理无所事事地住了几年,直到8年前(2014年)的一个秋季傍晚,我骑着摩托车路过这片农田,金橘色的夕阳打在金黄的稻田上,发出迷人的丁达尔光,恍惚间仿佛看到了童年的田野。

未成熟的草莓和番茄

我把车停下,问田间劳作的大姐可不可以出租?几分钟的时间,我就租下了那片农田20年的使用期。第二天站在那片田野,我的心情很复杂,有一点激动,有一点害怕,有一点无措……

这个地方有20年的时间完全属于我,难道我后半辈子就一直这样了?当时的我心里是没有答案的。

彩虹农场的彩虹

我将这片田野取名为“彩虹猎人农场”,它所在的位置常年云雾囤积,雨后常出现彩虹,猎人指的就是我,在这里的生活就像是没有枪的猎人,怀着敬畏之心探索发现周边的山林,与自然相处。

农场生活看似简单得千篇一律,其实是忙碌得花样百出。

真正的农场生活不是喝咖啡晒太阳,多数时候都在工作,农场日常维护,照顾动植物,对抗病虫害,应付恶劣天气……一直忙碌到晚上九、十点钟才是农场的常态。

现在的农场大门

农场一角

刚拿到手的农场,样子平平无奇,可以称之为蛮荒。起初我对这里没有规划,这里只是一个小菜园。

我不会种地,凭着一腔热血埋头“瞎干”,和很多都市人一样,我以为在所有季节,自然都应该给予供给。西红柿不需枝干支撑就能笔挺地一直向上,只要挖个坑埋起上花生就会发芽……最后我只种成功出了大葱。

后来我跟着当地的农民学习种菜、开拖拉机、干各种农活,喂养鸡鸭。

农场的李子和刚种下的糯玉米

等熟练以后,种植的过程变得简单很多,像照顾人一样照顾植物就可以了。

草太长了就替它修剪,跟人要剪头发一样。天太热就浇水,像人渴了要喝水,降温下雨你要帮它遮盖,热了就需要散热,只要用心照料,这些蔬菜瓜果长势自然就会喜人。

农场里的小动物

除了蔬菜,农场里的猫、狗、鸡也大多是我解救或是捡到的。

被救助的母鸡刚来时不敢下地,光秃秃的腿,哆哆嗦嗦地站在草地上,现在,它们扒拉着土地,每天下蛋、起飞。

农场里的兔子,图源GAOYANG

记得刚开始饲养动物的时候,老天似乎是想试试我想留在这里的决心够不够大,农场上刮起龙卷风,把刚搭好的鸡舍兔棚全被毁了。

木屋里的水没过了膝盖,轻点的家具像船一样漂在水上,植物的根也被雨水冲刷了出来,要命!我当时想,棚子塌了重新盖,只要这片土地还在就够了。

刚采摘下的果蔬

从零构建一个理想世界是件振奋人心的事,不少在古城居住的朋友听说我拥有了一个“小菜地”后特地跑到乡下来帮忙,有人带来了种子,有人带来了木头改造小木屋,有的人会做饭……

渐渐地空旷的田地有了水井,挖了池塘,建了厕所,甚至还装上了太阳能系统……随着农场走上正轨,我招了一些义工和当地农民,朋友们也就闲暇的时候会来帮帮忙。

小丽在农场采收

虫害是农场目前面临的最大困扰,为了遵循自然农法,我没有选择打农药,而是徒手抓。实在抓不过来的虫子,就只能算了。对我而言,我努力过了就不要去渴求产量,随性而为就好。

农场里的野秧鸡蛋

经营农场的日子和原来的生活很不一样,这里就好像一个小森林,猫头鹰会来做客,苍山的飞鸟也愿意停留,我自己都讲不好,这里头到底生活着多少生命。

研究菜谱,是彩虹猎人农场除了种地之外第二重要的大事。

农场创立初期,来做义工的小伙伴和外国友人都会在“小菜园”制作自己的拿手菜,以色列的朋友做炖菜,意大利的朋友做老派意大利菜,成都的朋友做川菜……

彩虹猎人农场既有西式轻食的健康自然,又不失中国菜的灵魂。根据不同季节的食材做不同的菜,在这里美食没有国界之分。

青蛙背石板

艾草饼

每天饭食被四季时令安排地明明白白,我需要做的只是尊重、看见和品尝。

春天采紫藤花做麦饭,玫瑰晒了花茶,新鲜的蚕豆做了云南特色的青蛙背石板。初夏摘梅子泡酒,番茄红艳,生啃或焗烤都极鲜美。

DIY香草茶

再热一些香草长得茂盛喜人,柠檬马鞭草泡茶,琉璃苣做沙拉,罗勒叶熬成意大利面酱……盛夏是瓜类的天下,西瓜沙沙,黄瓜脆爽,丝瓜长势喜人,随手摘一个都是巨无霸级别。

牛肝菌煎蛋

雨季到来就去山里采蘑菇,采来的蘑菇会做成土鸡菌菇米线,被来访者戏称为土鸡米线brunch。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牛肝菌,将牛肝菌切成片,煎两颗“田野里朋友”(鸽子)送的蛋,一顿美味的早晨就完成了。

熟透的无花果

柚子蛋糕,熬梨膏糖

夏末满树的无花果要赶着摘,鲜核桃也到了季节,剥出来的核桃仁白嫩水灵。秋风萧瑟,梨挂满枝头,熬点梨膏糖吃,润喉止咳。

到了冬天,就围坐在小屋里烤火、喝咖啡、吃烤肉,腌火腿、灌香肠做煲仔饭。等到开春时,小小的农场又绽放出全新的生机,野菜、笋子仿佛总也吃不完。

核桃仁饼干

农场的产出几乎没有浪费,全都拿来做成季节美味,晒干、研磨,或做酱、腌渍……都是时鲜的保存方式。在彩虹猎人农场用餐是没有菜单的,今天在农场里发现什么,地里有什么,就吃什么。

奶浆菌和喇叭菌

彩虹之外,我还会把餐桌搬到野外,我将它命名为“猎人的野外餐桌”。

与农场不同,在猎人餐桌所有的食材都是未知。我觉得在山林间找食材是十分有趣的事,用枯木生火,采摘山间新鲜的菌子和莓果,河塘抓鱼,为自己创造美味的一餐。

去年9月以为菌子季已经结束的时候,在山林间找到了几颗硕大的奶浆菌和喇叭菌,赶紧架火烧了,抓住了菌子季最后的尾巴。

猎人的户外餐桌

猎人的餐桌属于自然,所有东西都从自然中而来,人类需要做的,不过是捕捉而已。如果我们带着澳洲M9、M10的高级牛排去露营,那就是换个地方吃烧烤而已。

选择变成开放性农场是因为来拜访的人越来越多,我劳作的时间被打乱了,每天除了接待访客仿佛什么都没做。

接待客人时的烤肉

我决定在2019年5月正式对外开放,但是我定了两个规矩。第一,每天只接待少数访客。第二,只有下午的2:30-5:30对外开放,这个两个规矩一直延续至今。

定下规矩后,我终于又回归到以前娴静的生活,可以照顾动植物,可以做瑜伽,可以享受大理早上的太阳,再次找回了来大理的意义:赚时间。

帮忙工作的小金毛

每天下午我都能遇到不同的朋友,大家聚在一起,享受大理幸福且悠哉的时光。

农场的“吉祥物”——金毛“千岁”在草地上肆意奔跑,香草园里生长着马鞭草、薄荷、香茅,你可以采摘自己喜爱的香草DIY香草茶。

实现蓝莓自由

夏日里蓝莓丰收,你在这里可以实现“蓝莓自由”,吃不完的蓝莓还能自己动手熬煮成蓝莓果酱,《小森林》中的诗意生活仿佛突然照进了现实。忙完这一切你还可以坐在露天平台上,吹风、看云,吃农场里时令果蔬做成的美食。

和朋友一起劳作

音乐老师龚琳娜早在2018年就已经和我成为了朋友,她常来带着大家吟唱、大笑。远道而来的旅人会选择在这里办生日宴或婚礼,既有西式的自由清新,又有白族人特有的热闹隆重。我一边做饭一边和大家攀谈,忙碌且充实。

冬日的火炉,春日的酒酿咖啡

有人说彩虹农场美得像诗,有人说这里后劲很足,对我而言,我并不想打造所谓的“网红”农场,我仅仅是在这里认认真真种菜,舒舒服服生活。

责编:Hattie

作者:Phoebe

摄影:高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