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广州日报的故事|香港国际知名平面设计师菅代强:我为广州日报设计了一个标志

人称“靳叔”的香港国际知名平面设计师靳埭强,是首位名列世界平面设计师名人录的华人。他在20世纪90年代,接下了为广州日报设计标志的工作。靳叔赞赏广州日报对设计、创意还有文创事业的重视,并将自己对故乡广州的深厚情感融入设计之中,最终设计出了广州日报沿用至今的经典标志。“我认为这个标志一定能伴随广州日报走到百年报业那一天。”靳埭强说。

眼前这位长者,戴着圆形的变色眼镜,头发和胡须都修饰得精神利落,身穿牛仔布质地蓝衬衫,脚上穿着一对白底黑色的时尚跑鞋。他就是人称“靳叔”的香港国际知名平面设计师靳埭强,也是首位名列世界平面设计师名人录的华人,他还曾获选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在国际上得奖无数。面对广州日报的专访,他显得很开心:“我是广州人,是广州日报标志的设计师,和广州日报的合作非常愉快。”

他还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设计理念、未来发展蓝图还有对“中国风”孜孜不倦的追求。

靳叔,今年已八十岁了。

“要体现最有价值最有感情的元素”

20世纪90年代,靳叔接下了一个重量级的工作:为广州日报设计标志。靳叔记得,当时在与广州美院的交流中,他讲述了自己的现代设计理念,以及“中国风”设计受国际认可等,给广州设计界很大启发,“当时广州市政府找我设计广州城庆的内容。”在这之后,广州日报的相关负责人找到了靳叔,希望他为广州日报设计一个“传统和现代结合,兼具国际设计”的标志,同时,广州日报组织了一个广告设计大赛,希望靳叔做评委。

由此,靳叔与广州日报的正式合作开始,他也开始深入了解广州日报。他回忆道:“当时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发展得很好,在中国报业中是很成功的企业。”与广州日报相关负责人的接触中,他了解到尽管当时改革开放才十几年,但广州日报已是一家“具有国际视野、开创精神以及立志要做百年报业的传媒集团”。靳叔尤其赞赏广州日报对设计、创意还有文创事业的重视,“在当时,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创意和文创事业,在今天几乎每个地方都重视,但在几十年前,你有这个眼光,非常了不起。”

靳埭强在采访本上画出广州日报标志。

靳埭强在广州日报采访本上用笔再次复刻当时的设计,并写上了他的祝福语:祝贺广州日报70周年生日快乐!

具体到设计标志本身,靳叔心中已“储存”了大量的中国文化素材和灵感,但他要了解对广州日报来说最有价值、最有感情的形象是什么。“我了解到广州日报1952年创刊时,毛主席亲笔题了书法。”对这一书法,靳叔的评价为“高水准,具有当代精神的草书”。

设计时,靳叔取毛主席题的繁体“广”字,留下了其中最有韵味的结构,顶部加上象征“珠江-海珠-海中之珠”的元素,最后还结合了广州日报拼音中第一个字母“G”,取其如珠水蜿蜒的曲线,寓意广州日报扎根于珠江流域,并奔向大海走向世界的远大前景。

这个标志得到了广州日报的认可,靳叔当时很有自信:“我认为这个标志一定能伴随广州日报走到百年报业那一天。”今天,我们采访靳叔时,恰好在广州日报社庆70周年前夕,靳叔非常开心地在印有广州日报红色标志的采访本上,用笔再次复刻当时的设计过程,还写上祝福语:“祝贺广州日报70周年生日快乐!”“我说过,好的设计真的能拥有很长的生命力。”靳叔补充道。

“我对这个设计很满意,有传统寓意也有现代精神,和广州日报的合作很愉快。”他还拿出自己的作品书集,广州日报的标志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案例,“我把他作为成功案例给学生讲课”。

在靳埭强的作品书集中,广州日报的标志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案例,靳叔表示,这个设计“是作为成功案例给学生讲课的”。

在香港一直“思念广州”

靳叔强调自己是“广州番禺人”,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就读于广州“第13中学”。1957年初二的时候,他离开广州到香港父母身边,但靳叔告诉记者,自己一直“思念广州”,但碍于客观条件,他这一离开就是20多年。

1978年重返内地后,靳叔第一站“当然是广州”,回到思念之地开始写生,并与广州美院师生交流香港最新的设计理念,“他们都吸收得很快”。20世纪八九十年代靳叔更是频繁往返穗港两地,特别在90年代,他看到经过改革开放十几年后,广州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城市各方面的发展更是日新月异。

看到故乡这样的变化,靳叔很开心,他骄傲地告诉记者:“广州在珠三角,处在很重要的位置!”

呼吁香港年轻人投身大湾区

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国家战略,靳叔提到很早之前就有“省港澳”的说法。20世纪90年代,靳叔认为“广州、香港、澳门”十分重要,为此早早就进行了设计事业的布局,“其实90年代初,我就感觉随着内地经济实力的提升,人们会越来越重视设计的价值;在1997年我就在想香港的设计,如何真正落地服务内地企业,与广州日报的合作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2002年,靳叔继续履行心中“省港澳”的理念,并在深圳成立分公司。“我的深圳公司合伙人,已经是第三代,我们的深圳企业,已是大湾区城市合作的典范”。

从“省港澳”到“粤港澳大湾区”,靳叔身体力行,“我早就看出其中巨大潜力,未来发展更不可限量,我呼吁香港年轻人,应该投身大湾区,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采访临末,靳叔还向记者讲述了自己设计事业未来的发展蓝图,从一张小小的“中国风”马年邮票,到行云流水的广州日报标志,到他的深圳分公司的三代传承,80岁靳叔的“精彩设计人生”还在继续。

▎新闻背后的故事

没有自己的文化就做不到真正的大师

在靳叔无数的荣誉中,“首位入选世界平面设计师名人录的华人”可以说是最闪亮的之一。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获此荣誉,主要是由于20世纪70年代设计的中国香港马年邮票,以及20世纪80年代初为中国银行设计的标志两件作品,而这两个的作品都有一个极其鲜明的特点:“中国风”。

靳叔1967年开始从事设计工作,开始走的是现代主义的设计思路,但他告诉记者:“其实我从那个时候就有一个想法,我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就是一个设计灵感的宝库,为什么不能从这一点入手?”于是,20世纪70年代,香港就有这样一位设计师,为“中国风”代言。

1967年,靳埭强为香港设计的生肖邮票,让他成为第一位作品入选邮票设计并发行的香港本地设计师,而且是多次入选:鼠年、兔年、龙年以及马年。尤其是马年邮票,完完全全就是“中国风”的代表作,唐代风格的马雕塑与汉字“马”的“强强组合”,让他不仅获得了市民的好评,还赢得了很多国际设计奖项,“从这个时候起,我就坚定了自己的设计风格”。

20世纪80年代初,需要一位设计师为中国银行设计标志,靳叔被选中。“当时我深知中国银行需要一个简洁而又内涵丰富的标志,我不计报酬,接下了这个工作。”靳叔从自己熟悉的汉字入手,选了“中”字,又结合中国古铜钱的概念,最终整个设计下来,既有“银行”的元素,又贴合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圆地方”的哲学思想,在国际上赢得一片赞誉之声,屡获重量级奖项。

回忆起这些,靳叔只用一句话做总结:“没有自己的文化,就做不到一个真真正正的国际级大师。”

专题统筹/王晓云、赵亦平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曾毅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吴子良

视频编辑/广州日报·新花城辑:蒋秋平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马俊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