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大学二年级辍学,成为一名没有基础的设计师时,我经历了什么?

曾有一束光照亮少年的心

生于80年末,但讨论起童年,我却和70后颇有共鸣,同龄人只会诧异地问我:“怎么可能,80后有那么穷吗?”我的家乡是一个隐藏在祖国中心的贫困村,庆幸的是,父母始终认为读书才会有出路,我才没有像村里很多小孩一样初中就辍学打工。

初中回家路上,会经过一位独居老人家,他家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枣树,路过的小孩没有不馋的。从小在村子里长大,爬树顺手拈来,于是我常常趁他不备爬上树摘一兜分给小伙伴,被发现了他也不凶我们,只是乐呵呵地叫我们注意安全。后来,他就把枣子打下来,一筐筐地放门口等我们去拿。一来二去,我就和爷爷熟悉了。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走进他家里的场景,正厅的墙上挂满了他的各种画作,素描、水粉、国画、书法……叠了一层又一层。自幼没有任何课外爱好和特长的我,一下子被击中了。

我兴高采烈地回家告诉爸妈,我要学画画,将来可以当画家,做设计师。但不出所料,这个想法遭到了极力反对。在他们有限的认知里,只有读书学文化才是“正道”,其他都免谈。就连一向宠溺我的爷爷奶奶也因此跟我动了手,我第一次叛逆,第一次挨打,第一次感受到成长中不被理解的痛苦。

最终在家人的棍棒威胁和苦口婆心下,我放弃了这个念头,也很少再去那个老爷爷家了。然而那种心驰神往,却在我心里深深扎了根,至今挥之不去。

后来去县城读高中,爷爷为了我的学业,在学校旁租了房子陪读。他对我非常严格,从租房到学校10分钟的路程,上课前15分钟才允许我出门,放学15分钟内必须到家,不给一分零花钱,不让看电视,不许和同学出去玩。

在如此高压之下,我变得越来越叛逆,偷偷去网吧,和同学打架,成绩也一落千丈,从一个乖孩子变成了问题少年。

高二时班上有同学开始准备艺考,我仿佛又找到了学美术最好的借口,又试着和家人协商:“以我现在的成绩很难考上好大学,不如学画画参加艺考,还有希望些。”结果再次招来无休止的争吵。

那年中秋节,爸爸妈妈来县城陪我过节,我有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爸爸第一次像个疯子一样,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指着我破口大骂,说我是着魔了,说要去找画室老师算账。我被吓坏了,忍着泪答应他们,再也不提此事。

于是,少年时燃起的一腔热血,终究被现实浇熄了。

最好的成长,是大胆试错

2007年9月,我来到南昌上学,读软件工程专业。大学的浑浑噩噩与高三形成了最大的反差,好像突然间没了奔头。

大一一整年,松散的课程,自由的生活,周末约上同学泡通宵,乐不思蜀。但放纵了一年之后,我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想脱离这种看不到明天的生活,想让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想早一点踏入社会,接近理想中的未来。

这是我至今不愿提及的过往,因为就是在那个年代,我被一句我痛恨了半辈子的毒鸡汤,彻底打乱了生活的节奏——“学历不重要”。

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被这句话点燃了斗志。学习干嘛呢?学历又有什么用?我要靠自己去闯荡,去出人头地!于是大二那年,我在亲友的反对声中退学了,就这样毫无目的地一头扎进社会里。

少不更事,盲目乐观。我相信只要自己肯吃苦,总能找到合适的行业,抓住通往未来的机会。我做过餐厅服务员、传菜生、门童、发传单、建筑工、群众演员……被人骗走身上最后的50块钱,饥肠辘辘的时候喝过路边农民工吃剩下的拉面汤……那一刻,所有的面子、尊严,都不复存在了,只想着活下去。

跌跌撞撞之间,我又想起了初中遇到的那位老爷爷,想起被搁置的梦想。我还有资格重新来过吗?可是实在心有不甘啊。高中学美术的同学,有很多做了设计师,那是我曾经设想过无数次的工作。虽然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可还是想试一试。

2010年,我进了一家装饰设计公司,从事零门槛的销售工作。我拼命加班,住在80块钱一个月的郊区村子里的地下室,每天七点步行半小时到公交始发站,再花一小时坐车去上班,晚上赶末班车回家。

但我的目标并不是销售,我只是在找一个入门的机会,闲时我会旁观公司设计师工作,趁他们有空的时候向他们求教。

终于,一位设计师看到了我的努力,收我做他的助理,我开始正式学习室内设计工作。最开始的半年,真的什么都不懂,最基础的CAD制图,我连软件都不会用。

我始终相信勤能补拙,我每天主动加班到九点,回去还要根据师父的指导练习绘图软件,时常是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凌晨了。住在公交始发站最大的好处就是,上车绝对有座位,可以用这一小时的车程补觉。

经验不足就是一个设计师最大的缺陷,我自知基础薄弱,对待工作便更加细致和严苛,设计方案反复修改,与客户反复沟通,工地上的每一个施工细节都要亲自确认……但还是免不了一次次心力交瘁,一次次吃亏上当,一次次把自己辛苦挣的血汗钱再赔进去。

2013年,由于施工工人夜晚离场忘记关电,施工电器过热,深夜的一场大火把我三个月的心血付之一炬,一夜之间亏空了所有积蓄,负债累累,工人不知去向。那是我第一次品味到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

可即便如此,还是不想放弃。我仍清楚记得自己参与的第一个方案落地时的激动和自豪,那是多年来未曾有过的,我知道这就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如今11年过去了,我成了圈内小有名气的设计师,方案总能给客户惊喜,言谈举止间没有人能察觉我是一个没有文凭的北漂。

可是,不管同事、合作商、客户如何夸赞我,我都没什么开心的感觉。因为没能读完大学,没能学习自己喜欢的艺术,始终是心里的一大缺憾,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演愈烈。

未竟心愿,还好有机会去完成

2021年,国家百万高职扩招最后一年,我参加了考试,成为了一名专科扩招生。由于没有设计专业,我选择了比较接近的建筑工程技术。

也是从那一天起,我决定要继续升学,把失去的校园时光统统补回来。尽管已是而立之年,但如果现在不再争取,那我一定会抱憾终身。或许这并不会给我的工作带来多大的改变,但这已经无关功利,我只想完成未竟的心愿。

现在我正在准备23年的专升本考试,目标是天津美术学院环境设计专业。英语是我最大的短板,而绘画也没有经过系统的练习,这些都是升学路上的绊脚石。

于是我卸载了喜欢的短视频软件,换成了扇贝单词,在清晨的公交车上,在下班的地铁里,在哄睡孩子后的夜晚……每一段零碎的时间,我都尽可能地用来多学一点英语,相对完整的时间,则用来学画画。

这个年纪的压力,无法在字里行间与人诉说。有事忙碌到一天只吃上一顿饭,但我还是要完成当天的学习任务。我工作最忙的时候是周末和节假日,正好可以利用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去学习,现在自己开办了一家设计工作室,时间也相对自由些,可以尽量平衡工作和将来的学业。也很感谢我的家人,他们知道并理解我心里的遗憾,一直全力支持我的决定。

我今年,33岁了。岁月的故事太多,但是我始终庆幸自己生在一个可以弥补遗憾的年代。不念过往,不惧将来,我会守着初心,先完成第一步的专升本。离开校园到现在,每一件我认定的事都做到了,这一次也一定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