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tone总是使用年度流行颜色刷屏,这一次惹怒了全球设计师

「由于 Pantone 对 Adobe 的许可发生变化,该文件的 Pantone 颜色已被删除并替换为黑色。要解决此问题,请单击『了解更多』。」

最近,Photoshop 向设计师 Iain Anderson 发来了这条通知。

「了解更多」告诉这位设计师,从 8 月的软件更新开始,Pantone 的颜色库从 Photoshop、Illustrator 和 InDesign 中逐步淘汰,到了 11 月只剩下三种颜色模式。

屏幕里的作品黑了,设计师的眼前也黑了。

Pantone 与 Adobe 变卦,设计师遭殃

Adobe 是一家设计软件巨头,设计从业者难以绕过它的全家桶;Pantone 是一家专门开发和研究色彩的权威机构,在设计界也是「霸主」的存在。

为什么 Pantone 的颜色从 Adobe 消失了?先来了解一下两者合作的缘起。

Pantone 广受推崇,主要是因为有一套将颜色标准化的系统 PMS,它为某种颜色指定一个名称、参考代码和印刷配方,在整个设计工作流程中让颜色保持一致,等于为色彩提供了通用的语言。

若要使用 PMS 系统,还需购买 Pantone 印刷的色卡手册,设计师们在色卡手册中找到想要的颜色,并将其编号提供给打印机,打印机在 Pantone 的生产指南中查找数字,并使用 Pantone 的墨水配方,从而保证成品的颜色和色卡完全相同。

随着设计和印刷走向数字化,Pantone 与时俱进,将颜色库授权给了软件开发商,实现在屏幕上找到与色卡最接近的匹配项。比如,当用 Adobe 做的海报打印成巨型广告牌时,颜色不会有误差。

设计行业的两大支柱本是强强联合,奈何做不到善始善终。

改变到来后,Pantone 指出,「现有的、包含 Pantone 颜色参考的 Creative Cloud 文件,将保留颜色标识和信息」,但有 Photoshop 用户发现,连 20 年前的 PSD 文件也变黑了。

怎么拿回颜色、涅槃重生?

在 Adobe Exchange 上订阅 Pantone Connect 插件的高级版,重新获得 Pantone 许可证,价格是每月 14.99 美元或者每年 89.99 美元。

在过去的协议里,Pantone 只从 Adobe 收取全球许可费,但现在这笔费用转嫁给了用户,也给收入不高的年轻艺术家带来负担。一位艺术家批评道,「这是把颜色当作人质」。

付了这笔「赎金」,你才能获取 15000 多种颜色,保存和共享无限的调色板,使用丰富的工具集,享受颜色自动更新功能,在所有 Adobe 设计软件中继续工作。

然而,就算订阅了 Pantone Connect,也不一定有用。

这款插件在 Adobe Exchange 的评分只有 1.5(满分 5 分),一条 11 月 8 日的评论写道:

它绝对不是用户友好的,在启动时不断崩溃或拒绝加载,几乎没有用处,我真的很担心我只能依赖它。

自 1990 年代以来,Pantone 颜色库一直是 Adobe 应用程序的一部分,为什么现在改变了合作方式?

按 Pantone 副总裁 Elley Cheng 的说法,Pantone 希望将最完整和最新的色彩数据「直接提供给自己的用户」。

从 2010 年开始,Adobe 的 Pantone 颜色库一直没有更新,缺少数百种新的 Pantone 颜色,但按照合同,Pantone 无法主动更新颜色数据。

印刷行业专业网站 Printweek 去年 12 月的报道提到,「两家公司共同决定移除过时的库,继续合作并提供更好的应用内体验」。现在我们看到,解决方案就是收费的 Pantone Connect。

为什么 Adobe 不直接改进软件本身?这并没有明确的解释,有一种传言是,将 Pantone 纳入 Adobe 软件的成本过高。Adobe 首席产品官 Scott Belsky 称,Pantone 要求 Adobe 删除颜色,是因为「他们想直接向客户收费」。

总之,两个在设计界举足轻重的公司,多半是因为利益转变了合作方式,然后让用户吞下苦果,设计界的反对声一阵大过一阵。

插画家、设计师 Kerin Cunningham 代表了很多艺术家的看法,她一视同仁地恨着两家公司:

我恨 Adobe,现在我也讨厌 Pantone ——公司不惜一切代价赚钱,甚至打破最初让他们成功的创意人士的支持。没有我们,它们什么都不是,但它们不断想出新的方法让我们流血。

不够好的插件,还牺牲了用户的便利性和体验,让一切变得更加复杂,甚至与 Pantone 的初衷背道而驰——在失去色彩的「通用语言」后,部分设计师需要亲自到印刷公司检查,确保最终结果与设计相符。

打破付费墙,在 Pantone 之外寻找颜色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境地,「民间智慧」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色彩行业顾问 Paul Sheffield 建议,如果还来得及,备份好 Pantone 的颜色库。

这是一些扩展名为 .ACB 的文件,将它们单独存储,在 Adobe 软件更新后重新导入,「你仍将拥有旧的颜色库,但不会比以前更糟」。

在「亡羊补牢」之外,还有一片广阔天地。

目前,用户还可以在 CorelDraw、QuarkXPress 和 Serif Affinity 套件中访问最新的 Pantone 颜色库,它们是 Adobe 之外的主要印刷设计软件,尽管用户群远远无法和 Adobe 匹敌。

10 月 28 日,艺术家 Stuart Semple 发布了 Freetone,从名字便可知其意,它模仿了 Pantone,又讽刺了 Pantone,「事实上,有人认为它们与 Adobe 付费墙后面的那些没有区别」。

Freetone 是一个 1280 种颜色的集合,完全免费提供,可以作为插件安装到 Adobe 软件中,发布四天内下载量已超过 2.2 万次——用户被剥夺「色彩自由」的痛苦昭然若揭。

Freetone 发布者 Stuart Semple,之前也有类似的「壮举」。

2016 年,英国艺术家 Anish Kapoor 拿下 Vantablack(当时的「最黑的黑」)的独家艺术权,只有他能将其用于艺术目的,因此在艺术界臭名昭著。

Stuart Semple 在一气之下研制出 「最粉的粉」,并将它挂上网站(现在 Freetone 也在上面),任何人都可以购买,除了 Anish Kapoor。

这次推出 Freetone,Stuart Semple 用了相似的话术:

下载 Freetone 调色板包前,确认你不是 Adobe 或 Pantone 的员工,不与 Adobe 或 Pantone 有任何关联,也不让调色板落入 Adobe 或 Pantone 手中。

可以说,让颜色归于自由的 Stuart Semple,有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胸怀与作风。

除了 Freetone,还有像 Gimp 等免费软件,以及像 Open Color 这样的免费开放式配色方案。

失去行业标准的庇荫,一开始的不适应是难免的,就像博客 kotaku 所说:「离开业界权威总会遇到困难,但如果我们都这样做了,这些问题就会很快消失。」

颜色被谁「拥有」

在这场关于颜色的争议前,当我们使用 Adobe 时,或许从来没有想过,颜色可以这样赤裸裸地收费。

事实上,Pantone 从来没有免费过,以前向 Adode 收费,这次只是以订阅形式将收费具体到每一位用户。那么,Pantone 收费的依据是什么?

Pantone 的使用条款里明确,Pantone 发布的材料受版权法保护,包括但不限于图形演示,颜色参考,Pantone 颜色、名称、数字、公式和软件等。未经 Pantone 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发布上述内容。

在我们对任何颜色进行 Pantone 标识之前,Pantone 颜色专家会对其进行反复验证,确保它符合严格的要求,这是我们保护 Pantone 色彩系统的色彩保真度的唯一方法,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允许对 Pantone 标识的颜色进行任何未经授权的复制和分发。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您。

所以,Pantone 声称,免费取用他们的颜色编号及配方是「不被允许的」,这导致 Pantone 颜色并不受开放源代码的软件支持,在低成本的封闭性软件也不常见。

此外,引用 Pantone 编号自制颜色和调色板的图形软件,可能面临法律风险,因为有一条使用条款是:

第三方未经授权,声称任何引用的颜色或颜色系统与 Pantone 的颜色标准或颜色系统相同或等效,可能违反了 Pantone 的专有权利,并被严格禁止。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上文提到的免费插件 Freetone,也不明确说自己是 Pantone 的「替代品」,而是「非常类似于 Pantone 的颜色」。

简言之,在 Pantone 的说辞里,它的颜色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构成了一个受版权保护的「数据库」。

然而,知识产权学者 Aaron Perzanowski 认为,Pantone 对于单个颜色或它们所属的颜色库没有知识产权,Pantone 和 Adobe 的争议侵蚀了消费者的所有权。

开源专业网站 Linux.Com 的作者 Nathan Willis,也对 Pantone 自称的广泛「所有权」持怀疑态度:

「Pantone 的法律威胁只与供应商有关,用户从来不需要许可费用来告诉印刷店以特定颜色输出他们的作品。」

Pantone 对颜色的「拥有」,被包括在一个广阔却又模糊的「颜色系统」里。那么,在另一方面,商业公司可以拥有「某种颜色」吗?

Aaron Perzanowski 指出, 单个颜色没有版权保护,但特定颜色可能有「有限商标权」。

一个标志性的例子就是蒂芙尼蓝,它在 1998 年被蒂芙尼注册为颜色商标。和版权所有人在法律规定年限内对作品享有独占权不同,商标只有和商品结合的时候才发挥独占作用。

蒂芙尼蓝的商标适用于珠宝、香水、皮具、包装盒、手提包和目录封面等。也就是说,避开相似行业和产品使用蒂芙尼蓝,不会构成商标权的侵权。

另一个「拥有颜色」的案例是克莱因蓝,申请人拥有的是专利,但专利并非指向这种颜色本身。

克莱因蓝诞生的一个前提,是工业颜料的出现和普及。1956 年,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在巴黎涂料商爱德华·亚当的帮助下,将群青粉融入合成树脂 Rhodopas M60A,调配出了克莱因蓝。这种调配颜色的方法,令蓝色更加饱和与纯粹。

伊夫·克莱因并没有为克莱因蓝申请专利,只是向法国相关部门登记了发明日期,并注册了油漆配方。换言之,颜色本身不能申请专利,但创新的颜料制造方法可以。时至今日,克莱因蓝依然是室内家居、时装设计的经典颜色。

真正实现对某种颜色的「垄断」并不可能,我们也拥有不了颜色本身。

身处大自然,我们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但在设计之中,却有成千上万的颜色选项,颜色在不同的显示器和打印机上可能略有不同,「天蓝色」等模糊定义在没有参考编号时也很难统一。

眼下的现实就是,要么接受 Adobe 和 Pantone 的变卦,为过去免费的服务付费,要么另寻他法,花费更多的精力,就像知识产权学者 Aaron Perzanowski 所说的这样:

我们所依赖的产品和服务无法被我们独立使用,它们与 Adobe、Apple 和 Tesla 等公司联系在一起,通过软件代码、许可条款和法律威胁的组合,决定我们如何使用它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