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改变生活——访90后前沿设计师王树茂

专题策划 | 南都周刊编辑部

采写 | 南都周刊记者 胡雯雯

摄影 | 卢慧明 插图 | 李哲

编辑 | 杨文瑾

过去一周,王树茂几乎没有在凌晨三点前入睡过:搬工作室、打包上千件收藏品、参加CIFF广州家博会的策展会议……每天都只能用“忙疯了”这几个字来形容自己。

作为2022年第48届中国(广州)家博会(简称CIFF广州家博会)最年轻的合作策展人之一,王树茂策划的“D2M Lab设计样”将带来一个展示经典设计的区域,包括一百件原版设计,此外,还有一个集聚了众多设计师的版权交易集市和设计论坛。

王树茂师从清华美院家具设计研究所于历战教授和国际著名设计师卢志荣。一些导师曾评价这位90后新锐设计师:“这是我带过的对设计最为痴迷的学生。”

翻看王树茂创立的“Femo Design Studio沣茂设计”工作室简介,一连串奖项让人眼花缭乱:曾获金羿奖、中国设计奖年度至尊奖、德国红点奖、IF设计奖、台湾金点产品设计奖、红星奖未来之星奖(全国仅两名)等专业竞赛奖项共计120余项……他的作品曾参加米兰家具展、斯德哥尔摩家具展、德国Upcycling升级再造世界巡回展览、广州国际设计周、北京国际设计周等……

而王树茂在圈内另一个小有名气的身份是:原版家具收藏者。他收藏的超过千件原版坐具和家居用品,已经受邀参加了多个设计周和家具展。

王树茂原本就读的是建筑与环境设计专业,当时想法很简单,觉得将来走在大街上,能指着某栋很酷炫的建筑对别人说“那是我参与设计的作品”,这会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然而入学后他就意识到,要在某座建筑打上自己的名字,是一条漫长的路。自己可能只会是建筑产业的一颗小螺丝钉,很难单独完成一件如此大体量的作品。而体积更小的设计产品,却给了他不一样的触动。“当我看到建筑和空间的时候,带给我的是震撼,而看到小产品的时候则是感动。”

在一次展会上,他见到了丹麦设计师雅各布·乔根森的“诺亚方舟”。那是一把让人惊艳的休闲椅,椅面由28条弧形的复合板组成,每根木条两侧都是滑轨,彼此拼接得严丝合缝,却又能自由推拉,变换成蛋面、船体等不同造型。

“我当时眼眶都红了,在它面前站了很久。虽然以前也在照片上见过它,但实物给人的感觉是远远不同的。”让他感动的,不仅仅是设计师绝妙的创意,更在于那个愿意将设计实现的企业情怀。

“一个设计再精妙,如果不能实现的话,终究只是一张图纸。这把椅子要求每根木条不差毫厘,有任何轻微变形都达不到这种效果,所以厂家的工艺水平、投入成本绝对是非常高的,这把椅子即使售价高达十几万,厂家也很难靠它赚钱。”一家企业能不计成本地将这个设计师的想法实现,这种精神,本身就让人感动。

“在建筑师的职业生涯中,椅子就是成人礼。”艺术史学家Agata Toromanoff曾在《Chairs by Architects》一书中这么说到。一把座椅的设计难度,其实不亚于设计一座大型建筑。许多建筑师都痴迷于椅子,他们设计的椅子,甚至比自己设计的建筑还要出名。

找到方向后的王树茂,开始痴迷于翻阅各种设计资料。“比如一个品牌,可能会和几十个设计师合作,每个设计师又有自己的官网,每人又合作了几十个品牌……这样一发散,就是一整张网络。”

每年的米兰家具展、德国科隆展、法国MO展、瑞典斯德哥尔摩展览,王树茂都会收集他们的参展商名录,在目录表上从A-Z背诵一遍这些品牌,看他们的官方网站是否有喜欢的产品,而他在课业之余,查找收集的网站已经积攒到了4万多个。

他会试图将每个网站的信息都熟记在脑子里,比如某位设计师的背景、他的灵感来源于哪里、受过哪些人或作品的启发?以至于现在不论遇到哪个看过的作品,他都能像AI一样张口说出个一二三来。有的老师因此称他为“移动硬盘”。

大学时刚整理出4万多个设计网站时,王树茂非常兴奋,觉得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一条学习的捷径。从那以后,每天雷打不动地“过资料”就成了他的头等大事,一坚持就是十几年。

此外,他还流连于各种展会、门店,就为了看看那些作品的实物。再后来,他开始自己买原版椅子来研究。“只看产品图的话,是永远没法接近一流大师水准的,他们对细节的把控,对材料和品质的要求,只能从实物上体会。”

一把设计师原版椅子,少则几千元,贵则6位数以上,对一个“家里没矿”的学生来说是件奢侈的事儿。不愿跟家里伸手,他就用自己的奖学金、参加设计比赛得到的奖金来买。

2019年,王树茂荣获金羿奖组委会大奖。(受访者提供)

实际上,从大三开始,王树茂就不断有设计作品获奖,他的第一个收藏品,Philippe Strack的一把椅子,也是他在大学时期通过北京一家代理商打折到5万元后买入。

这个收藏癖,一直延续到创业后。

王树茂收藏的设计师原版作品。

“有人问我,花这么多钱买原版,拿去做别的投资不是更好?”王树茂不这么想。他觉得,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花钱嗜好,不迷恋豪车、名牌奢侈品、高档酒店,甚至连游戏都不打。“就连买衣服也是长年在一两个店里搞定。其中一家之所以喜欢,还是因为它的家具都是原版的。”

“你会不会担心,有一天对设计的迷恋突然消失?”听到南都周刊记者的这句话,他愣了一下,随后很果断地回答:“不会!因为它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事业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做这个是为了什么。”

浮萍边桌(王树茂设计)

壳椅(王树茂设计)

丹麦椅(王树茂设计)

滚筒椅(王树茂设计)

考拉椅(王树茂设计)

小象椅(王树茂设计)

与他一起学设计的同学,有的去了建筑院、设计公司,有的继续深造,还有许多人后来的工作与设计并不相关。但2014年毕业时的王树茂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开始了创业之路。次年,他便带着一群年轻设计师跟企业合作,搞家具、陶瓷用品研发、做空间视觉类项目,忙得热火朝天。

能将学业、事业、生活合并成三位一体,是一件幸运的事,更是他没有对设计失去热情的关键因素。“可能是大学期间不断拿奖的经历,给了我很大信心吧,那些奖金也成了我的启动资本。我一直非常笃定,自己就是要走这条路的人。”

如今,“沣茂设计”已经发展出多条业务线:1.为客户提供家居产品设计服务;2.做专业策展人和原版家具藏品提供者;3.新开发了代理业务,代理40多个进口品牌家具。“我们这些年买原版家具的数量,已经达到代理级别了,而且不少人看展之后都会问我哪里可以买到,索性我们就帮他们直接下单。”

今年,他们还打算创立一个家具品牌,推出自己的家具设计。

如果在设计展上看到王树茂,许多厂商会一眼认出“这是个同行”。因为大部分人都在观赏产品的外观造型,而他却会以各种奇怪的角度,仔细查看展品的细节,比如结构处的连接工艺、材质的处理等。

早几年,许多参展商看到王树茂会很警惕,生怕他是高仿厂家派来的“间谍”。但这些年在圈内渐渐混熟了之后,不少人不仅能认出他,还会友好地邀请他来细看,因为大家知道:“这位设计师是非常抵制仿品的人。”

王树茂曾策划过《缩小de建筑》《D2M Lab设计样》等不同主题的展览,让观众们近距离感受原版设计品带来的体验。“这可能是许多人做了一辈子网红仿品也感受不到的。”

收藏多年原版家具后,他脑子里就像内置了一个探测器,每当看到一件家具,或在时尚杂志上看到一张图,他就能迅速辨别出是正版还是仿品。可惜在国内,他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后者。

“如果放任劣币驱逐良币,好品牌相继退出中国市场,中国的创意产业得不到新鲜血液,吃完老本的我们还能发展吗?”他高兴地发现,愿意购买高质量原版的人越来越多了。

如今,王树茂在深圳工作室的藏品已经超过了一千件,并且还在不断增加。原来1000平米的空间已经无法容纳,正准备搬到一个更大的新空间里。

“为什么选择在深圳创业?这么大的工作室,房租压力不大吗?”记者问道。王树茂笑了笑说:“深圳非常适合创业,氛围很好,有许多创业者、设计公司,深圳也是设计之都。而且像我们这样拿过红点等奖项的创业者,政府还会提供补贴。”

此外,湾区也集中了大量的展会、生产厂商、技术人才,对于推动原创设计形成了良好的生态。这也是他发起“D2M Lab全球设计交易平台”的初衷之一。

“这个想法是2020年底中国家博会邀请我们去策展时萌生的。”在那之前,广州“设计之春”展览集合了许多原创度高的中国品牌,已经体现了中国设计师不小的力量。而王树茂也发现,许多国内厂商的二代接班人都是海归,有着更为开阔的眼界,有资金也有意愿打造自己的设计品牌。

“另外,电商平台对盗版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对原创的支持也日益加强。在这种良性生态下,一边是大批有想法的设计师,一边是想要转型的厂商,唯独缺乏一个平台让他们对接,于是D2M Lab就出现了。”

平台第一年推出后,已经有几十位设计师的工作室参与了平台组织的展览,其中有几家成功和厂商进行了对接。还有不少行业协会直接找到平台,希望就某一展览主题,让平台推荐一批设计师进行合作。

王树茂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那把原版椅子时的感动。他如今做的所有工作,似乎都是为了将那份感动分享给更多的人。“希望有一天,我收藏了几千件、上万件设计品时,可以开一家私人设计博物馆,让所有人都能近距离体验设计的美好。”

Vitra维特拉设计博物馆

但我的博物馆定位跟Vitra会不太一样,Vitra只收藏那些大师的作品,我的收藏是不设限的,只要喜欢就会收进来,比如我去看毕业设计展,某个学生作品的概念很棒,我也会收进来。所以里面可能会有很多中国原创的作品。

还有人评论,他将所有精力都投在工作上,夜以继日,就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我觉得这跟我现在的状态也特别像。我几乎每天都会投入十几个小时在设计上,但我又没有将它当成是工作。我的学业、事业、生活是三点一线完全重叠的,这可能是我比很多同龄人更加幸运的一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