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

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

这是设计联的第2673期分享

设计师姜哲浩,东北人,从事室内设计行业已逾20年。05年的一个契机,他来到石家庄做一个水疗酒店项目。这个项目的顺利完成也成了姜设计师事业的转折点,良好的沟通和服务让他得到了项目业主的信任,同时也收获了大量同类型项目的设计订单。

那段时间,姜哲浩就像鱼儿游进了大海,一切都那么顺风顺水。在他事业的顶峰时期,手里同时进行的设计任务达到五十多万平方米,最快的酒店项目,甚至一星期就能出图纸完成设计任务。可在最近的几年里,即将知天命的姜哲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迷茫。“以前有些活动我还参加一下,但现在所有的活动我都不去了,去了坐在前面,我心里都发虚。”

50岁本应是设计师的黄金年龄,但“那一代”随着改革开放第一批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设计师,却常常活在被长江后浪拍死在岸边的焦虑之中。姜哲浩设计师的个人经历和心态变化,是“那一代”设计师成长经历的缩影,目前他面临的困境也是他们“那一代”设计师普遍要面对的困境。

姜哲浩事业的发展之路

“萝卜快了,不洗泥。”

02年在北京、03年在大连、04年在上海、05年在天津,05年的10月份来到石家庄负责一个水疗酒店设计项目。在来到石家庄以前,姜设计师的生活一直是随着项目四处漂泊的状态,哪里有项目,就带着几个徒弟往哪里跑。

直到石家庄这个项目,姜哲浩和他几个徒弟一干就干了12个月。“那时候从事设计行业,虽然不是特别清楚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但我在功能性设计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尤其是我接触的项目很多是水疗项目,相对于空间的美感和艺术性来说,业主对项目关注主要在功能性的东西上。所以很多时候,功能性的设计就成了我的优势。”姜哲浩说。

讲解设计方案时,姜哲浩常常会以经营者的角度和业主探讨。“这不仅仅是汇报服务流程、客流动线,甚至每个部分的员工数量我都会给到客户,比如这个接待区需要几个人服务,卡拉OK里一个服务员服务几个房间。”姜哲浩表示,在那个时候都是金碧辉煌的欧式风格,也不会跟客户聊什么设计风格,聊得更多的反而是如何经营,这些业主听得懂也乐意听的东西。

凭借着自己贴心的服务态度和良好的沟通能力,姜哲浩赢得了客户的信任。他的事业也跟着他的客户群在地产行业的持续投资而快速发展。“那真的是发展的黄金年代啊,我就是一个幸运而且努力的人,赶上了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好时代。”

“赶上那个时代啊,那真是,很多业主恨不得今天投资,明天开业,后天就回本,都是抱着这种心态,所以对设计就没有多少要求了。在这个过程中,造就了我们更多的是做好服务,比如说对材料的使用、价格的把控、工艺的考量等方面下功夫,跟业主讲设计根本也讲不通,业主对这方面的追求也不高,导致了我更多地关注在服务上。”

那段时间,姜哲浩可以说是忙到脚跟不着地,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是常态。“那时候我也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很重。”在姜哲浩的带领下,他的团队逐渐成长为石家庄当地数一数二的室内设计公司。

2014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改变了姜哲浩的事业发展轨迹。“2014年十月份的时候,我病了一场,人生观、价值观有了很大的改变。”姜哲浩告诉设计联,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他基本处于退休的状态,一方面由于自己身体状况不佳,另一方面自己擅长的项目越来越少。

姜哲浩事业发展遇到的困境

“难跟上年轻人的时代。”

15年和16年,姜哲浩过了两年逍遥日子。“那时候,我一年能打两百多场高尔夫球。”但在这看似自由自在的生活里,姜哲浩心里却常常感觉到不痛快。“毕竟我是一个设计师,手里不拿笔,天天打球,这没意思啊。”

设计师的血液在身体内躁动,2016年下半年,姜哲浩拾起了放下的画笔,重新步入设计行业。不回归不打紧,这一回归,过去熟悉的设计行业,却突然让他感到了陌生。“最早是微信公众号里的设计作品,一开始我根本都不知道,都是公司的员工告诉我,那时候,我疯狂地看微信公众号啊,每天晚上都看。”

看了很多年轻设计师精彩的室内设计,姜哲浩感慨良多。“虽然我个人一直很注重自身的学习,也去了米兰理工大学读书。”但是过去多年从事设计的经历中,自己还是没能在工作经历中持续提高自己的设计水平,回过头来一看,自己的设计修养还是差了不少,出来有含金量的设计作品确实屈指可数。

“过去我服务的业主按年纪来说现在都五六十岁了,他们那时候也没有机会接受太高的文化和艺术修养的熏陶,他们都是看过我设计的项目来找我的。”姜哲浩表示,现在的客户更多的是80后客户,他们有丰富的审美体验,知道自己的追求、自己的想法,甚至设计师在关注的设计他们也在关注。

面对新的客户群体,姜哲浩感觉到了设计的压力。“包括现在比较流行的抖音,我还不会玩,但有时候人家年轻人转给我一个好看的抖音案例,我不会能行吗?落伍啦,就根本没法交流。”

姜哲浩特意向设计联分享了一些最近让他印象深刻的设计项目。“380平方米的房子,业主是一个84年的单身男神,他的要求是只要一个卧室,其他的空间,交给我来安排。像这种设计项目,是过去没办法遇见,也没办法想到的。”

“前几天还有一个项目,两百多平米的房子,一家四口,一个年轻的单身女主人带着孩子,和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喜欢中国传统的酒文化,而年轻女主人喜欢威士忌,这是一种中西合璧的生活方式,做起来挺特别的。”

面对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和家庭结构,姜哲浩还是一如既往地会跟业主进行深入的沟通,了解好业主对住宅的需求,再一人一案地为业主进行个性化的设计。“我现在要做好服务,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姜哲浩下一步的打算

“哪有万古长青、哪有永垂不朽啊。”

在设计圈多年的打拼和努力为姜哲浩提供了安全的生活保障,但面对退休这个问题,姜设计师直言,虽然过去努力积累起来的财富足够他过上普通的生活,但这没什么实际的意义,因为人活着需要一种精神状态,要有尊严地活着。

“我也是有追求的,我也要过我充实的生活,不能天天打球遛鸟吧,这么活着多没意思。”姜哲浩说,“这种状态不就成了装X卖老了?那不行,还得干是吧。”

看着一个个冒出来的年轻设计师,有姜哲浩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看了他们让人耳目一新的精彩作品,姜哲浩常常问自己,一个同样的卧室,我能做成什么样?我到底能比别人做得更好吗?好到哪里呢?

“或许我真没别人做得好。”对此,姜哲浩表示要建设高水平的团队。“双拳难敌四手嘛,即使我单个人的设计能力不如他人,但如果能组建一支优秀的团队,是有可能做出更好的设计。”

即使如此,姜哲浩仍面对这被新时代、新设计师、新客户群体淘汰的可能性。过去的设计工作比较单纯,出一套施工图就行了,甚至可以一套图纸卖几个项目,但现在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生活状态、不同的生活追求去设计,而且得是彩图,不光是空间的效果图,还要有全景的透视,还要有软装,还要有物料。

最近,姜哲浩在深圳购置了两百多平米的办公室,下一步,他将把深圳当做自己重新出发的起点,在新的环境开设新的设计公司。

“工作势必要发生和年轻一代设计师的竞争,这是躲也躲不掉的。假如真的有一天被淘汰了,那我也很坦然嘛,那没办法,对不对?我们的上一辈不也是被我们淘汰了吗?那是一样的,哪有万古长青啊?哪有永垂不朽啊?”姜哲浩说。

作者按:虽然说以姜哲浩为代表的“那一代”设计师都面临着被飞速发展、日新月异时代淘汰的风险。造成他们今时今日的困境,有他们自身的原因,在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他们享受了发展的红利,却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些红利去进一步推动设计行业的发展,而是被时代裹挟着走了,他们的设计成为了快速发展时代大背景之下的附属品、陪衬品。但是,时代的飓风来得迅猛,走得也迅猛。

但是我们再想想,“那一代”的设计师确实都只是时代的产物,正如姜哲浩所说,“萝卜快了,不洗泥。”在那个“今日投资,明日开工,后天回本”的时代,洗了泥的设计分分钟会令投资者亏损几个亿。这种情况下,设计能抵得过资本的力量吗?在这种快到没时间眨眼的时代,设计师们又有多少追求纯粹艺术的生存空间?或者说设计师有能力拒绝时代的裹挟吗?

– END –

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

设计联·家居建材直播招募

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设计联专访设计师姜哲浩 |“那一代”设计师面临的困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