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2月23日,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少数被认为在时尚圈有影响力的编辑和记者受邀来到Prada总部。

他们见到了Raf Simons,1968年出生的比利时人,曾是Dior的创意总监,这几年不太顺。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52岁的Raf和71岁的Miuccia Prada两个人坐在台上,宣布从4月2日起,Raf就是Prada的联席创意总监了。

作为家族继承人和几十年来的创意总监,Miuccia再次强调自己不是要退休,而给Raf的合约是直到永久的。两个人一起执掌设计,业内前所未见。

那一天,正值疫情阴影下米兰时装周的尾声。千里之外的中国,Prada天猫官方旗舰店也悄然上线了,甚至没有特意加入天猫的奢侈品频道。

对这件事,Prada低调得令人意外。Prada的官网早就具有了电商功能,而在去年6月,Prada就入驻了中国电商平台京东以及寺库。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01

Raf早已功成名就。十几年前,他是Jil Sander的创意总监,这个品牌当时是Prada的子公司。据说他和Miuccia在那段日子里交情得到深化,两人志趣相投。

上世纪90年代,Raf还是个年轻人,他做个人品牌,是当时的叛逆先锋,摇滚、重金属、哥特……就不循规蹈矩。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风格也在不断走向沉稳与经典。他对艺术狂热,尤其钟爱音乐。侃爷以Raf为灵感设计潮牌,但Raf本人的设计并不迎合今天的年轻人。

也许正因为高度的艺术化,Raf的作品常常叫好不叫座。他从Dior突然离职,而在Calvin Klein更是被老板公开批评业绩。Raf如今年过半百,骨子里的个性恐怕是不会改的。

在Prada总部的这一场发布会上,他和Miuccia叙友情,聊两个人都痴迷的艺术。他俩真的有点像,W杂志盘点了两人各个不同时期的作品,竟然发现许多对相似的设计。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左:Miuccia Prada 右:Raf Simons

就在发布会前几天,一个和Raf差不多相同代际的设计师,今年47岁的Phoebe Philo也传出动静。

《女装日报》一篇报道说,Phoebe有望回归设计,在面试员工,新作品将秉持可持续、环保的精神。就这么一丁点儿信息,设计师的老粉丝已是奔走相告。

另一个没有得到证实的传言是,Phoebe此次出山,背后是历峰集团老板鲁珀特的支持,“两人关系很好”。而Phoebe之前更是被传可能接手历峰旗下格调高雅而知名度较低的品牌Alaïa。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Phoebe不喜欢聚光灯和社交媒体,她曾说:“Google搜不到才是顶顶时髦的一件事。”2006年,她离开了工作差不多10年的Chloe,为了照顾年幼的孩子。

做了两年全职妈妈之后,是LVMH集团老板阿诺亲自邀请她出山执掌Céline,甚至答应了她继续住在伦敦陪伴家人的要求,配合她指挥一个总部在巴黎的品牌。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天作之合,我们也得以在后面的岁月里,看到如此独树一帜的Céline,精妙、简洁、实用,有一种高雅疏离的气质。手袋一出就是爆款,而设计的本意不过是满足女性真正的日常需求而已。

Phoebe还有一种并不广为人知的幽默感。在巴黎世家大红大紫之前许多年,她就设计了丑丑的毛毛鞋。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Phoebe走后的Celine,改了更适合Instagram的LOGO,接触社交媒体、电商,进军男装、香水,这是Phoebe不喜欢的。

而几个月前,一个更老的设计师,59岁的Alber Elbaz重新出发。

这次有官方消息,正是在历峰老板鲁珀特的支持下,他创立了一个小小的新品牌,AZfashion。A和Z既是他名字中的字母,也包含从梦想到现实的寓意。

以色列人Alber在Lanvin创造了如梦似幻的14年,经典的褶皱花边被他创造性地发挥出新的风采。

2015年,Alber和华人女老板王效兰关系破裂,他离开后Lanvin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跌跌不休之后被中国公司复星收购。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离开Lanvin我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疤。最初的几个月里,我在巴黎走来走去,天下着雨,我不知道那究竟是雨还是我的眼泪。”2016年Alber在帕森斯设计学院对一群听众这样说。

离开后,Alber大部分时间在旅行,和Tod’s等品牌做过一些小小的联名。直到终于拿起笔,重新为自己婴儿期的品牌工作。

他态度淡然,新品牌不参加时装周走秀,也不遵循大品牌的那一套法则。看起来,比起名利,他更在意自己内心的满足。

02

47,52和59岁,这三位重新出发的设计师,在这个圈子里差不多算“老人”了,如今可是80后设计师在呼风唤雨。

三个老人都曾流露出对时装圈传统模式的留恋,他们喜欢慢工出细活,不追求劳模式的工作状态,更不想做网红。

我们权且将这三位设计师归为“传统派”,他们崇尚的是不受社交媒体左右,走向经典的审美。而当红的多位80后设计师,我们称之为“年轻派”,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惊人的影响力,能让某种风格短时间内横扫全球。

年轻派有几个代表人物。Off-White创始人Virgil Abloh,1980年出生,如今也是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几天前他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布了LV与日本潮流设计师NIGO的联名系列。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LV又一次动用了经典的LOGO,而潮牌贡献了标志性的动物图案。和当红潮牌牵手,设计师本人首先在Instagram上引爆,LV这个打法已经连续奏效了好几次。

另一位是Vetements创始人Demna Gvasalia,1981年出生,如今也是巴黎世家的创意总监。不久前结束的巴黎时装周上,巴黎世家让模特踩着水走秀,设计线条夸张,再一次强化了怪诞的品牌风格。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年轻派设计师天不怕地不怕,一大突破是将原本街头、底层、亚文化的元素带入高级时装的世界。

新奇、醒目、叛逆,他们征服了全球年轻人。今天如果你在全球多走几个国家和城市就不难发现,赶时髦的年轻人穿得都差不多。

传统派和年轻派的撞击出现在各个空间。当被问道:“如何看待肯豆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模特?”老牌超模,黑珍珠娜奥米·坎贝尔说:“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可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黑珍珠说得也许没错,但事实仍然是,肯豆是网红,是印钞机,可能比黑珍珠当年更受品牌宠爱。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传统派的三个老设计师Raf,Phoebe和Alber,在过去的一年里,都有了新的动向。因为,他们幕后有人,两位资本家投票给了传统派。

Miuccia今年71岁,鲁珀特70岁,他们让这几个不网红的设计师重新开始设计,并且帮他们搞定生产、营销、销售等等所有其他的事情。

资本家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有利可图还是个人情怀?

Prada其实并非高枕无忧,缺乏爆款的问题已经被议论了很多年。

我们查阅了Prada最近一份财报,周期是 2019年的前半年。销售额同比微幅下滑,和同行的两位数增长相比,不理想。未来怎么走,财报字里行间能读出策略。

Prada想做一些提升品牌价值,对长远发展有好处的事。比如,减少折扣,对批发商的选择更严格等。

看起来,Prada决定忍受短期业绩的不好看,也要把品牌振兴起来。请来Raf,和这个策略思路比较一致,Raf和Miuccia都是艺术极端分子,艺术是Prada根本的魅力来源。

不过业绩也不能放任不管,Prada这几年来一直在推尼龙材料,大力推广可再生尼龙的概念。

一方面树立了品牌可持续的形象,另一方面降低了产品的价格,让更多人能买得起了。同时由于尼龙的运动属性,契合当下的运动流行。

Prada在中国的策略,似乎对业绩看得更重。2019年,签下流量明星蔡徐坤作为代言人,有争议、有热度。2020年登陆天猫,展现出更积极的销售火力。

“我们不是一个销售导向的公司。”Miuccia曾这样说。也许,Raf的加入,可以作为一种平衡,在Prada积极营销的同时,将品牌风格拉回艺术的原点。

另一位资本家,历峰集团老板鲁珀特。他是Alber的支持者,Phoebe传闻中的幕后资本家。这位富二代老钱爱艺术,品位好,是君子作风的老派绅士。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我们同样查看了历峰最近一份财报,时间跨度是去年4月初到9月底。鲁珀特隆重介绍了和Alber的合作,说他的才华、见解和创造力将给整个集团带来活力。

历峰最厉害的是珠宝和腕表,这份财报着重夸奖了卡地亚的“Panthère de Cartier”和梵克雅宝的“Perlée”系列,腕表亦占去浓重笔墨。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许多年来,外界猜测鲁珀特醉心于硬奢品,对时装皮具意兴阑珊。

历峰已经卖掉了时装品牌上海滩、皮具品牌Lancel,旗下没有美妆品牌。今天历峰拥有的时装品牌包括Chloe,dunhill,Alaïa以及Peter Millar,财报说,时装部分Peter Millar发挥了引领作用。

最近几年Chloe表现不错,这下历峰又合作了Alber,这让人们又开始猜测,鲁珀特有意做大时装生意?

Alber还没有推出新作品,新品牌几乎是从零开始,无形资产就是Alber本人。对Alber的投资不会很大,鲁珀特并没有将生意的重心放在时装上,投资更像是一种欣赏,实验,不强求回报的尝试。

03

流行、品位,是时事、代际不同选择,相互作用的结果。二战后女人进入职场,裤装流行,美苏航天争霸,引发了太空科技感时装。

嬉皮士和波西米亚风在流行了许多年之后,因为改革开放才进入中国,发达国家越来越流行运动休闲装的今天,朝鲜人还处在热爱正装的阶段。

最近出山的这几位老设计师们是反网红审美的,他们的设计并不考虑在Instagram上是否好看,也不和当红炸子鸡联名跨界。

他们坚守着移动互联网冲击之前的方式,他们的作品并不受千禧一代或者Z世代喜欢,但一批年长、有钱的粉丝想念他们,甚至因为网红的喧嚣,越发渴望他们的回归。

这一现象背后是资本的选择。Prada既要赚钱也要品位,押注的是艺术审美与年轻化营销模式的配合打法。

鲁珀特更像是收藏家,将Alaïa,Alber收入麾下,保持他们原有的样子,不刺激销售,不追求规模。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而野心勃勃争当霸主的LVMH和开云则同时选择了年轻化的道路,LV和Dior变成了年轻男女喜欢的样子。比起五年前,Gucci今天的一切都是新的,结果就是他们都走向了百亿规模,成为宇宙大牌。

想称霸、席卷全球,就要与时俱进和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在一起。想保持传统经典,就往往要接受低调、小众的状态。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年轻化、网红化也许并没有错,很多人不能接受的是,审美过于单一,所有的品牌都被统一成一种风格,失去了他们本身个性的美。

有的人就喜欢Alaïa那种对身材要求严苛,必须纤细的设计,而不想像巴黎世家那样松松垮垮。有的人就是喜欢Phoebe的简洁线条,素雅色彩,而不想像Gucci那样纵情堆叠。

前不久的肖战事件凸显了这一点,年轻人拼命为爱豆呐喊,社交媒体又根据这个数据加强推荐,结果就是我们的精神世界变的贫乏。

如果你的口味是传统派,就简直没歌听、没戏看,买不到喜欢的衣服……

Prada,历峰与三个“非网红”设计师

这就像传统派以捍卫周杰伦的方式,抵御肖战、蔡徐坤们一统天下的时代,传统派对小孩子追爱豆没意见,但希望仍然有周杰伦、张学友这样的艺人满足自己的精神追求。

也许每一代人,每一种艺术家都会被拍在沙滩上,只是社交媒体让这个速度变得太快,让一切速朽,让年长者失落。

世界终将是年轻一代的,传统派从声量减弱到销声匿迹,是个漫长的过程,也许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消费者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中间状态活得更好。

资本家又何尝不是这样?极端的传统派和年轻派都有巨大的风险,资本家如履薄冰,赚钱之外,有些人也想做用商业改变世界的艺术大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