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放弃银行工作,听从内心呼唤,远渡重洋到巴黎从头学习时装设计。

毕业后留在巴黎创立个人时装品牌。

从组建团队到选择销售渠道,走过弯路碰过壁,但内心始终坚持对设计的初心。

她是Alianna Liu,一位闯荡巴黎时装圈的中国设计师。

新冠疫情全球性的爆发,导致前往2020秋冬巴黎时装周的买手数量骤减、订货量堪忧……无疑给这个正在创业阶段的品牌带来了雪上加霜的难题。

做设计是浪漫的,做品牌却像升级打怪兽一样困难重重。但不管前路多曲折,Alianna都说,她不会放弃。

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正在全球范围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将导致纺织品和服装行业损失约 15 亿美元。另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专家估计,在纺织品和服装业方面,欧盟将会是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预估损失约为 5.38 亿美元。大数据令人忧伤,但具体发生在每一位像Alianna 这样的时装行业从业者身上的故事,却是能让人感动和激励。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设计师 Alianna Liu)

疫情爆发后,首先的影响是邀请客人看秀变难了

2月27日,巴黎粗粝工业风质感的Garage Lubeck空间里,我完成了个人同名品牌 ALIANNA LIU 2020秋冬系列的发布。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2020秋冬系列)

这一季最值得玩味的地方是衣服上的印花,从远处看,或像自由生长的花朵,或像报纸图案,但近观会发现,这些花朵和图案都是由一小块一小块的“俄罗斯方块”拼接组成——这款经典的电子游戏正是我设计这季的灵感来源。“俄罗斯方块”是我玩的第一个游戏,由于虚拟现实游戏技术的普及,这款游戏最近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并增加了更多元真实体感,我想把这种视觉感官轰炸的感觉延伸在我的创作中,于是就有了这个系列。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2020秋冬系列)

来的嘉宾对秀都持正面积极评价,他们觉得音乐、灯光、现场氛围都很有动感,这份热闹和奔放正是这届年轻人所钟爱的。

当然了,在大秀与大活动扎堆的巴黎时装周期间,我的秀只能说是掀起了一圈小小的涟漪,但对于我个人来说,这场秀真的耗费了我最近半年的全部心血,光是观秀嘉宾的邀请就够波折。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2020秋冬系列)

一月底二月初开始邀请看秀嘉宾时,疫情主要在中国地区爆发,我那会儿能明显感觉到部分西方人对亚洲面孔的忌讳。(谁能想到,也就短短一个月时间,病毒已不分国籍全球蔓延……)

为了能争取到更多嘉宾的出席,我特别邀请到巴黎时尚圈有名的书法艺术家手写邀请信涵,我想通过这一笔一画充满“人味”的优美原始艺术表达出品牌的邀请诚意。这些小巧思还是有成效的,秀场当天大部分邀请嘉宾都有到来,座位也基本是满的。

最让我感到意外和想再次表达感激的是,法国足球甲级联赛金靴奖获得者吉布里尔·西塞( Djibril Cissé)不仅友情加盟了这一季宣传片的拍摄,还作为我的走秀嘉宾将整场秀推向高潮,他的肯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法国足球甲级联赛金靴奖获得者吉布里尔·西塞为ALIANNA LIU )走秀

走了一些弯路,终于与优质的Showroom 达成合作

从艺术欣赏的角度看,时装秀得到了不少自媒体和嘉宾的好评。但是从商业价值和品牌运营的角度看,我更期待能得到买手们的积极反馈——对于新兴独立设计师来说,只有当买手觉得我的东西好,并愿意下订单,才会产生销售,进而支撑下一季的设计。而筹建买手渠道正是我目前最想做的工作。

与资质雄厚的Showroom合作就是获得买手的渠道之一。Showroom就像是设计师品牌与买手之间的一座桥梁,一面能为买手提供推荐和选购品牌的平台,一面则能帮助我们这些初露头角的独立设计师寻找契合的买手。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后台工作照)

巴黎时装周期间,大大小小的Showroom遍布巴黎市区,要找到一家Showroom合作并不难,难就难在找到志同道合并可靠的合作伙伴。每季巴黎时装周期间,很多手里其实并没有什么买手资源和卖货经验的人,偏就敢在巴黎租一个场地开一间Showroom,把来巴黎找出路的年轻设计师圈一圈,然后就没有了然后……这是许多新兴设计师都会走的弯路。所以筹备这一季时,我非常小心谨慎,前期尽力联络了一些和品牌定位相符合的优质Showroom,一一给这些Showroom的邮箱发送我的LookBook,谋求合作。

成熟、可靠的Showroom都有自己的合作要求和门槛,他们尤为看中“定位是否一致”,因为这些成熟的Showroom都有一批长期合作的忠实买手,这些买手目标明确,他们很清楚这间Showroom的定位,知道自己来了能买到什么。新的品牌想要加入进来,设计风格、品质、定价就必须跟Showroom原本的定位一致。经过反复奔波、会面、商议,我终于跟一家很有实力的Showroom老板达成了合作。正准备在这季时装周好好干一番呢,没想到疫情突如其来……

买手数量骤减,直接导致这季巴黎时装周订货量堪忧

必须说,这家Showroom老板算是一个比较坦诚的生意人,有买手因为疫情的原因取消时装周行程,她都会随时和我们沟通,并安抚设计师的情绪。

疫情不仅仅让原本约定来Showroom会面的买手取消了行程,连往季络绎不绝的随机买手也几乎没有出现。买手到场数量的减少,直接影响了这一季巴黎时装周的订货量。就我合作的Showroom情况来看,直到展示的最后一天,销售结果依然不容乐观。(编者按:法国高级定制和时尚联合会(FHCM)曾预测,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引发的恐慌,将导致1/3参观者缺席2020秋冬巴黎时装周。)

很多成熟品牌在新冠肺炎爆发期间,采取了“云”订货的销售方式,但这种订货方式并不适用于我所合作的Showroom,也不适用于我这种初创型品牌。因为我所合作的Showroom定位属于中高端价位,而我的品牌市场零售价位区间在300至2000欧元,这样的定价需要买手来到现场,有了真实的触感判断品牌的品质后才会决定是否下单。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设计作品)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早于巴黎时装周半个月前举办的巴黎纺织面料展览会上,来订面料的客人就已经少了很多了。往届这个展会,来自中国的采购者往往是以团队形式出现在现场的,但这一次,基本很少看到亚洲面孔的身影。放眼望去,诺大的展厅空荡荡的,少了往届参展商忙碌的场景。

订单大幅减少,生产链、生产力被迫中断,新冠病毒的突然爆发到持续蔓延,给时尚行业带来了重创,并引出接连不断的连锁反应,可以说,每位服装行业从业者都会在2020年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就我的品牌而言,无论是从服装面料,还是皮具配饰的原料,都来自于意大利的供应商,生产则在意大利、法国的工坊进行。我上上周给意大利合作的面料厂商发邮件时,他们很快回复了,说明他们当时还在工作。但就目前的形式来看,无论是疫情的蔓延情况,抑或是意大利国内的稳定性,我们都很难估算出未来的合作情况将会怎样。

做设计是浪漫的,做品牌却像是在“闯关打怪兽”

服装设计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但父母希望我去传统一点、稳定一点的单位,所以毕业后我进了银行,但很快发现,这种的朝九晚五的工作真的不是我想要的,再这么做下去,我的个性、喜好都会被磨灭,于是我毅然决定辞职。

我先去环球旅行了一年,获得了眼界的开阔。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Alianna Liu 在里约)

之后,我来到巴黎IESEG高商学院攻读时尚管理学硕士。学业结束后,因为想要完成儿时的梦想,便利用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在巴黎高级时装学院 ESMOD 先学了一个短期课程,没想到,这一学就是好几年的时间。可以说,那个短短的暑假改变了我的人生足迹。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手绘 by Alianna Liu)

兜兜转转一圈下来,2018年夏天我终于从 ESMOD毕业。因为想快一点把自己的想法和在巴黎积累的人脉、经验落地,毕业后我选择直接留在巴黎创立自己的品牌。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闯荡巴黎的中国设计师:做品牌就像升级打怪兽,疫情让闯关更难了

(毕业设计 by Alianna Liu)

创业至今,一路跌跌撞撞,坚持到今天。不断的摸索中我才认识到,作为独立设计师,设计真的只是其中一个环节,无论是团队的组建,寻找可靠的供应链,还是做有效的公关、市场推广……每一个环节都会面临无数的挑战,没有捷径可言。

在不断摸索中,我终于有了逐渐稳固的团队,也有了可以信赖的项目合作伙伴,但好的机遇也很重要,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在这新年伊始,会突然爆发全球性规模的新冠病毒疫情。理想中的浪漫,逃不掉现实的打磨。

有朋友问我,随着疫情在欧洲的蔓延,对未来有没有做最坏的打算?但我觉得不存在什么“最坏的打算”,对于时装设计师来讲,最坏情况顶多就是暂时卖不掉,即便这样也可以继续再做下一季。

我相信,此时唯有钟爱信念,才能存续斗志的火焰。心存匠心精神,按部就班,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问题。对于我来讲,只要能继续做设计,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也相信,在困难面前,所有敬业者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